您现在所在位置:睡前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侦探故事 > 正文
王可的梦

  “铃铃铃……”王可拿起手里的手机“喂马局长啊刚才我还念叨您来着说您这上个月请大家吃饭这事呢。您有什么事”王可恭维地和马局长说道。

  “喂小王啊你赶紧回趟单位里李高这出了车祸单位里人都出去了今晚你先去看一宿吧。”“好好好马局长保证完成任务。我…”还没说完马局长便把电话挂断了。

  “呵呵这次终于轮到我表现一回了。”王可心里想着着同时拿起衣服往单位走去。他一想到自己工作上的死对头李高这次突然出了车祸突然觉得今天这次“加班”还是挺有意义的。

  王可走到了单位门口看到单位的灯都在亮着只是一个人都没有连看门的大爷今天也没在。他不由得有点纳闷。他慢慢地走进了楼里单位的监控室在四层他顺着楼梯往监控室走去。“噫刚才三层楼道还亮着灯怎么突然就灭了。”小王疑惑地看着楼道空无一人不可能有人来关灯啊可能是灯泡坏了吧他这样安慰着自己。走到了四层“嘎嘣。”王可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他低头一看原来是个钥匙链上面拴了一个银色的钥匙。“这是谁的钥匙啊不管了先拿着万一是马局长掉的就…”王可心里暗笑着。他走到了监控室的门口刚准备推门进去。

  突然他发现门是开着的这让王可更纳闷了这监控室平常都是锁着门的怎么今天反倒是开着的可能是单位的人走的急了忘了关了吧。王可坐在了一个个显示器的前面。

  “嗓子怎么这么干啊。”王可咽了口吐沫站了起来拿着水杯去开水房打水。他走到了热水器前“嗯今天这烧水器怎么显示的是99度这平常喝的人再多也没见过99度啊。”王可心里念叨到。“噔”一声轻响水温显示到了100度王可接了一杯水就往回走去。就在他走进监控室的那一刹那烧水器的温度显示又降到了99度。

  王可在监视器前看着整个楼的监控画面空荡荡的这让他感到无聊。不一会他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唉…”王可伸了个懒腰一阵尿意把他憋醒了。他推开门往厕所走去。

  他走到了小便池前“嘘…”在他刚刚解决完后突然他听到了滴水声他把裤子系好后按下了冲水的按钮。“哗…”水慢慢的流干了。突然王可发现这滴水声是从背后传来的。“嘀…嘀…”他猛地把头往后看去。“嗯”是从大便单间里传出来的。是不又是哪个粗心的人冲水的时候把按钮按了下去没弹上来所以才有这滴水声的。王可心里这样想到。

  “嗖”的一下子一阵电流从王可后背蹿过王可后背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他的额头上立刻布满了细小的汗珠。因为他突然发现在他面前的包间门的开关是红色的也就是拨到了有人那一档。并且这滴水声就是从这个包间里穿出来的。“嘀…嘀…”这滴水声还在继续与这个空荡荡的大楼形成一个强烈的对比王可感觉到了铺面而来的恐惧感还有一种这扇门随时要打开的感觉。就在这时他发现自己的脚好像被粘住了怎么也迈不动似的。而这扇门就在下一刻要压在自己身上似的他后背的那一片衣服已经湿透了头皮也蹿起了一阵麻劲。

  “有人吗”王可大声的冲这个门喊道也正借着这股劲他发现自己的脚能动了他一毫秒都没有犹豫直冲着外面奔去。就在他出去的那一刹那他听到包间门的按钮拨动的一声“叮。”

  王可不敢回头因为他来的时候从监控里看这座楼一个人都没有而现在厕所里突然发生这种情况他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监控室门口。“嗯”王可使劲的拧着监控室的门但左拧右拧也不开。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哗”的一声这是大便池冲水的声音。王可想转头就跑回家去但突然他又发现自己的脚动不了了。他直勾勾的盯着厕所门口双手不停的上下摩擦着裤子。一个人影慢慢的从门口走出来刚探出一半身子。

  王可猛地一抬头监控画面依然一个人没有只是王可的额头上布满了虚汗。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深呼了一口气。原来是个噩梦真晦气。王可摩挲摩挲脸站了起来往厕所走去。他刚走到厕所的门口一眼就瞥见了大便包间的门还是红色的按钮。他想都没想转身就跑。

  王可飞一样的蹿到了一楼突然他发现一楼的大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锁上了而他的钥匙还放在监控室里这时候王可也没那么紧张了。刚才只不过是做了个噩梦看把你吓得该干嘛干嘛去王可在心里这样想到。他又慢慢地往监控室走去。监控室的门被推开了屋里没有任何变化监控画面里也一个人没有王可又坐在了椅子上他那颗悬着的心也落地了。突然监控室的门被推开了。王可瞪大了他的眼睛他的瞳孔里出了他最不想见到的也最不应该出现的那个人李高。王可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你你怎么回来了。”王可问道。

  “我怎么不能回来。”李高说着就坐在了监控室的沙发上。王可心里纳闷马局长不是说他出车祸了吗怎么突然就回来了他心里没底拿出手机准备给马局长打个电话问清楚。

  “你是打给马局长吗”这时李高张嘴了嘴角微向上扬。

  “你你怎么知道”王可的心立刻又悬了起来毕竟马局长这样的不会随便跟他开这种玩笑。

  “因为我已经死了啊。”这时李高的眼睛像死神一样盯住了王可王可的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王可今天是我喝了酒不应该开车我罪有应得但是你天天在背后说别人是非今天你也得给我陪葬去。”李高的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仿佛盯住了自己的猎物一样。李高慢慢地靠近王可同时他的头上还慢慢渗出血来。王可这时已经被吓出了魂来平时他是有在别人背后说坏话的习惯但怎么想到今天能成为葬送自己的理由他的腿已经不听使唤的抖动起来全身上下充满了汗珠。李高的手慢慢地向王可抓去…

  “啊…”王可一下子从自家的床上坐起来窗外的阳光熙熙攘攘地透进来照在王可充满潮气的屋子里王可摸了摸后背一阵凉意透来他的床单已经被浸湿了。他去冲了冲澡想赶紧冲去这一晚上的噩梦。

  “来了啊小王今天这脸色不太好啊昨天没睡好吧“单位里的人向王可问道。

  “嗯没事。“王可回应到。

  终于难熬的工作结束了单位的人一个个地走出了单位王可心里还想着昨天的那个梦虽然那是梦但却如此真实。算了就是一个噩梦何必那么当真呢。王可这样想着往家里走去。刚走到家门口突然他想起来自己好像在梦里捡了一把钥匙他立刻把手往裤兜摸去。“铃…”是马局长来的“喂小王啊你赶紧回趟单位里李高这出了车祸单位里人都出去了今晚你先去看一宿吧。”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