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睡前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侦探故事 > 正文
巨人杀

序章

轰隆——轰隆——轰隆——

特快列车开动的声音从远至近地传来。

此刻炎小飘站在铁轨附近的一棵橄榄树旁。和她在一起的还有三个孩子。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因为他背对着炎小飘,所以炎小飘没能看到他的面容,只见他在轻轻地搓着手,一动不动地盯着前方的铁轨。

男孩身后站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她身体瘦弱,此刻两手环抱胸前,在微微颤抖。

还有一个皮肤黝黑的七八岁小男孩站在炎小飘旁侧。炎小飘稍微转头向他瞥了一眼,只见他也在目不转睛地盯着铁轨,脸上的神情交织着紧张和不安。

就在这时,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隆声,炎小飘终于看到列车了。它正风驰电掣般地驶来,气势磅礴,锐不可当。

然而,就在列车经过炎小飘等人的前方之时,突然“砰”的一声巨响,车头飞出铁轨,紧接着后面的车厢也接连脱轨侧翻,沉重的机身与铁轨产生剧烈的摩擦,冒出了近一米高的火花,刹那之间,列车的底部迅猛地燃烧起来,看上去便像一条火龙,令人骇然。

与此同时,铺在铁轨下的石子被溅起数米之高,相互碰撞,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炎小飘等人连忙躲到橄榄树后,以免被四处飞溅的石子击中。

接下来,乘客们的呼喊声和求救声开始从已经侧翻变形的列车中传出来了。那支离破碎的脱轨现场,实在让人惨不忍睹,而那些充满恐惧和绝望的乘客叫声,也让人听得惊心动魄。

炎小飘无法承受这样的恐惧。她从这个噩梦中惊醒过来了。

第一章、“活尸”的挑战书

炎小飘也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做这个噩梦了。从懂事起,她就发现自己经常会梦见这样的情景:和三个孩子站在铁轨前方,亲眼目睹一列特快列车脱轨侧翻的全过程。

“怎么又做这个梦了?”炎小飘从床上坐起来,吸了口气,“或许是最近太累了吧。”

炎小飘是一个名叫鬼筑的犯罪组织的主力成员,是鬼筑的十五人核心管理层黑桃会的其中一人,代号黑桃3。最近半个月,她数次收到组织派遣的任务,执行任务的时间一般是深夜,因此她最近严重睡眠不足。

每次做完这个噩梦后,她都无法再次入睡。于是她索性从床上起来,到厨房喝了杯水,接着来到弟弟的房间,想看看弟弟熟睡的样子——这是炎小飘的幸福时光之一。

炎小飘的弟弟名叫炎弘文,比炎小飘小六岁。他在两年前不幸患上肾功能衰竭,现在一边以透析维持生命,一边等待进行肾移植手术。但是肾源紧缺,炎弘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进行肾移植手术。

炎小飘为此烦恼不已。父母已双亡,炎弘文是她惟一的亲人。她本想把自己的一个肾移植给弟弟,只可惜配型失败。

不久前,鬼筑的副首领“小鬼”答应她:“好好为组织办事,你表现好,我自然就会帮你找到你弟弟需要的肾源。”

于是,炎小飘更不遗余力地为鬼筑卖命,不停地制定和执行各种计划。

再说此时,当炎小飘来到炎弘文的房间时,竟然发现弟弟不在房间里。

炎小飘微微一怔,心里有些担忧:“三更半夜的,小文到哪儿去了?”

她走进房间,竟发现床上放着一张手写的纸条:

黑桃3炎小飘:

三个月前,在S市世纪酒店的710房里,我因为一时大意被你暗算。当时你用刺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对我说:“对于我们鬼筑来说,你就只是一只小蝼蚁。要消灭你,对我们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威胁我、如此轻蔑我。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奇耻大辱。

现在,我要向你发起挑战,挽回声誉。

你的弟弟炎弘文此刻在我手上。稍后我会打电话告诉你他的所在之处。只要你单刀赴会,接受我的挑战,破解我的谜题,那么我自然会让你和你的弟弟相聚。

不要试图联系鬼筑中的任何一个人寻求协助,否则你的弟弟看不到明天的日出。

——活尸

读罢纸上的内容,炎小飘倒抽了一口凉气,大脑空白,心乱如麻。

她知道这个自称“活尸”的人是谁,那是一个名叫司徒门一的犯罪天才。

正如纸上所写,三个月前,炎小飘设计了一个陷阱,让鬼筑的敌人之一司徒门一掉进陷阱,为自己所制伏。但最后她计划失败,始终没能杀死司徒门一。当时司徒门一曾说:“这次我因为大意而被你暗算。下次,我会向你们黑桃会发起挑战,挽回声誉。”

炎小飘对于司徒门一的挑战是有所期待的,因为她心里其实是比较欣赏这个高智商的男人的。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司徒门一的赌注竟然是自己的弟弟!

炎小飘本来也是一个智商极高的女子,曾制定出无数匪夷所思的犯罪计划。但现在弟弟被掳,她关心则乱,根本无法冷静思考,只想马上把司徒门一这个竟把自己患病的弟弟也牵扯进来的卑鄙小人碎尸万段。

然而在司徒门一联系她前,她除了愤怒和焦急,又还能做什么?

直到六七个小时后——当天上午九点多,炎小飘的手机才响了起来。打过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炎小飘立即接通了电话:“喂!是谁?”

电话里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活尸。”

“果然是司徒门一!”

心情刚平伏下来的炎小飘霎时间又激动起来,怒吼道:“我跟你说,如果你敢动我弟弟一根头发,我一定会把你五马分尸!”她智商虽高,但情商极低,这也是她最致命的弱点。

电话里的“活尸”司徒门一笑了一声,淡淡地说:“如此暴躁,怎能破解我的谜题?听好了,你弟弟现在就在L市凯欣绿城别墅区十三区的第八座别墅里。一个小时后,解谜游戏就要开始了,请准时来临哦。”

没等炎小飘答话,司徒门一已挂了电话。炎小飘回拨过去,对方却已关机。

第二章、“活尸”现身

一个小时后,炎小飘独自来到凯欣绿城,直接走到司徒门一所指定的别墅前。那是一座四层高的豪华别墅,此刻大门敞开。

炎小飘吸了口气,走进大门,只见别墅大厅里有一个人。那是一个看上去至少一米八的男子,此刻背对着炎小飘,似乎正在欣赏陈列柜上的一些人物模型。

“司徒门一!”炎小飘大声喝道,“我弟弟在哪里?”

那男子回过头来向炎小飘看了一眼,一脸疑惑。而炎小飘也看清楚了,那人并非司徒门一,而是一个五十岁出头的男子,眼睛细小,鼻梁扁平,可谓其貌不扬。

“这位小姐,请问你是……”那男子怯生生地问道。

炎小飘秀眉一蹙,问道:“你为什么在这里?”

那男子答道:“我来救我妻子。”他顿了顿,接着补充,“她被一个神秘人抓到这儿来了。”

炎小飘心中恍然:原来司徒门一不止抓了小文一个人。她想到这里,微微地吸了口气,问道:“那个抓走你妻子的人是否自称‘活尸’?”

男子微微一惊:“你怎么知道?”

炎小飘“哼”了一声:“我的弟弟也被他抓走了。”

“原来你弟弟也是受害者啊?”男子慢慢地走到炎小飘跟前,伸出右手,“你好,我叫蔡文乔,是一名演员。”

炎小飘跟他握了握手:“我叫炎小飘。”

自称蔡文乔的男子点了点头:“炎小姐,我们可以互相帮助,合力救出我们的亲人。”

他话音刚落,突然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闯进别墅,他一看到炎小飘和蔡文乔就大声叫道:“你们就是那什么‘活尸’?快把我儿子放了!否则老子要你们好看!”

炎小飘向这个怒气冲冲的男人瞥了一眼,只见他身体健壮,肌肉结实,但是个子不高。炎小飘的身高是一米六五,而这个男人看上去只比她高出两三厘米。

此外,炎小飘还觉得这个男人有些眼熟,似乎以前在哪里见过。

她一边打量着这个男人,一边想道:“又一个了。司徒门一到底抓走了多少人呀?”

而蔡文乔则向这个男人解释自己和炎小飘的亲人也是受害者。男人听完蔡文乔的解释后才慢慢冷静下来,问道:“那个‘活尸’还没露面吗?”

蔡文乔摇了摇头:“我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我来到的时候,别墅的大门已经打开了,但别墅里好像没有人。当然,我还没到二层以上的楼层去查看。”

通过交谈,炎小飘和蔡文乔得知这个男子名叫周全,是一名送水员,他四岁大的儿子周思宁被自称“活尸”的神秘人抓到这里来了。

三人等了一会,周全提议道:“我们到二楼去看看吧!说不准我们的亲人就被藏在楼上呢。”

蔡文乔则有些犹豫:“要不还是等那个‘活尸’来了再说吧。”

炎小飘也赞成蔡文乔的意见:“再等等吧。”她虽然担心弟弟的安危,但也知道司徒门一诡计多端,擅闯别墅,或许会掉进他所设的陷阱。

周全看了看手表:“我再等十分钟,如果他还不来,我就砸了这房子!”

在等候的过程中,炎小飘注意到放在陈列柜上的那些人物模型。那是最近火热程度极高的日本漫画《进击的巨人》的人物模型,总共有五个,高度不一,并且按从高到矮的顺序排成了一排。

最左边的是一个超大型巨人,在漫画中的设定约为六十米,而这个模型看上去也至少有半米高;排在第二的是长相犹如长臂猿的兽之巨人,在漫画中的设定为十七米,而这个模型的高度大概有十多厘米,看来这些模型的高度比例跟漫画中的设定是一致的;第三个是巨人化的艾伦的模型,比兽之巨人的模型要矮一些(巨人化的艾伦在漫画中高十五米);排在第四的是一个一般种的巨人,只有巨人化的艾伦的一半那么高,脑袋奇大,龇牙咧嘴;最右边的则是人类的士兵,穿着立体机动装置,高度只有一厘米多一些,在漫画中大概就是一米七到一米八的样子。

这五个模型制作精美,栩栩如生,其中那四个巨人模型,面目狰狞,张牙舞爪,实在让人一看之下,心生寒意。刚才炎小飘走进别墅的时候,蔡文乔就正在欣赏这些惟妙惟肖的模型。

“司徒门一在这里摆放五个巨人模型,肯定有深意。”炎小飘暗自思索,“难道这些模型是谜题的一部分?”

就在此时,又有一个人走进别墅。炎小飘、蔡文乔和周全三人转头一看,那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最显着的特征是一身的皮肤黑不溜秋。

咦?这个男子我以前好像也见过。炎小飘心中暗自纳罕,难道是错觉?

男子进来后那骨碌碌的眼珠迅速地向炎小飘、蔡文乔和周全扫了一眼,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你是‘活尸’?”周全充满敌意地问道。

“不是。”男子冷冷地说。

“那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周全的声音奇大。

男子没有回答,稍微思索了几秒:“看来你们都收到了‘活尸’的挑战书呀。”

经过交谈,众人得知这个男子名叫吴双,是一家游戏公司的程序员,他的母亲吴美佩被“活尸”抓走了,他根据“活尸”留下的挑战书来到这里营救母亲。

虽然母亲被抓走,生死未卜,但吴双在讲述这件事时却一脸冷静,有条不紊。

又等了一会,周全终于等不及了,大嚷:“混蛋!那‘活尸’怎么还不出来?哼!我自己找去!”

“周先生,还是再等一等吧……”

蔡文乔想要阻拦,却被周全一把推开。然而当周全来到别墅的楼梯前方之时,却有一个人气定神闲地从二楼下来,走到众人的面前。

那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身高在一米八以上,一头黑发微卷,几根发尖在眼前微微晃动,两耳在秀发中若隐若现,其中右耳上还盯着一颗颇为夺目的黑宝石。他的面容可谓清秀之极,双眉细长,长长的眼睫毛轻轻颤动,两眼闪烁着冰冷的光芒,鼻梁高翘,双唇渗透着一丝苍白。他穿着一件黑色绒布衬衣和一条纯黑的西裤,一身的衣裤十分合身,尽显其长身玉立。

炎小飘一看到这个男子,咬了咬牙,冷冷地说:“司徒门一,这次怎么用真面目出现呀?这不像你的作风呀!”

被称作司徒门一的男子轻轻一笑,淡淡地说:“我虽然向往黑暗,但却在黑暗中拯救人类的灵魂,何以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倒是你们鬼筑的蝼蚁们,以杀人为乐,滥杀无辜,恶贯满盈,自然要时刻隐藏身份,藏身于漆黑之中。”

炎小飘讥讽司徒门一以真面目示人,那是有缘由的。要知道,司徒门一是一名易容高手,他善于制作硅胶人脸面具,他所制作的面具,厚度不到一毫米,而且面具上还有真人的纹理和肤色,仿真度极高。司徒门一戴上这些特制的硅胶面具后,装上隐藏的变声器,再配合自己那天衣无缝的演技,足以完美伪装成任何一个人。

此时炎小飘“哼”了一声,愤愤地说:“自古就有‘祸不及妻儿’之说,你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难道就不卑鄙无耻吗?”

“什么?”司徒门一还没答话,周全对着他大吼,“你就是‘活尸’?我儿子在哪里?”

他一边叫喊,一边冲上前去,一把揪住了司徒门一的衣领,大喝:“快说!”

周全的唾沫喷在司徒门一的脸上。他皱了皱眉,从腰间拔出一根电击棒,贴紧着周全的腹部,按下了电击开关。霎时间,只听周全惨叫一声,两手一松,跌倒在地。

众人失声惊呼,但都不敢轻举妄动。蔡文乔回过神来后,连忙走上前,把全身麻木的周全扶起。

“这次只是警告。”司徒门一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一边擦了擦脸上的唾沫,一边冷冷地说,“从现在开始,谁敢触碰我的身体,那他(她)将永远不能再看到他(她)那被我抓走的亲人。”

就在这时,又有一个女子从大门走进别墅,向大厅内众人看了一眼,小声问道:“请问,‘活尸’先生在这里吗?”

众人一看,那是一个长发女子,身材娇小,身高大概不到一米六,但双眼明亮,鼻梁高挺,容貌颇为秀丽,年龄则大概在二十五岁到三十岁之间。

咦,怎么这个女人我也好像见过?炎小飘心想,看来事有蹊跷呀。

司徒门一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索:“周蓉心女士,我便是‘活尸’了。”

“啊?”名叫周蓉心的长发女子轻呼一声,向司徒门一望去,“你……请问我的先生在哪里?”看来这个周蓉心的丈夫也被司徒门一抓走了。

“就是呀,”前来救母亲的程序员吴双冷然道,“快说放人的条件吧。”

炎小飘、蔡文乔和周全三人也向司徒门一望去,想知道自己的亲人到底在哪里。

司徒门一嘴角一扬,淡淡一笑,说道:“不必焦急,现在我就带你们去见一见你们的亲人。”

第三章、游戏规则

接下来,司徒门一把炎小飘、蔡文乔、周全、吴双和周蓉心五人带到别墅三层,并向第四层走去。在第三层通往第四层的楼梯上有一扇紧闭着的栅栏式防盗门,防盗门上还安装了电子密码锁。看来周全等人刚才如果在司徒门一出现前就擅闯别墅,恐怕也会被卡在这里,无法到第四层去。

此刻只见司徒门一输入密码,打开了防盗门,把五人带到别墅四层的一个房间前。这个房间安装了一扇密不透风、坚不可摧的钢质大门,门上也安装了电子密码锁。在钢门旁边的墙壁上则挂着一台平板液晶电视,电视所显示的画面是在一个十来平方的房间里,房内有五个人。

“小宁!小宁!”

周全突然大叫起来,因为他认得电视里那五个人的其中一个正是自己四岁大的儿子周思宁。

紧接着,众人通过电视只见周思宁跑到房间的门前,拍门大叫,与此同时,在大家面前的这个房间里也传来了拍门声和一个稚嫩的声音:“爸爸!爸爸!呜呜……爸爸在哪里啊?”

众人恍然:这台液晶电视所显示的画面,就是面前这个房间里的情形。

接下来,炎小飘等人也认出了房内的其他四个人是谁了,分别是:炎小飘的弟弟炎弘文、蔡文乔的妻子叶芷璇、吴双的母亲吴美佩,以及周蓉心的丈夫马杨。

“小宁!小宁!不要怕!爸爸来救你!”周全听到自己儿子的哭声,连心也碎了,一边拍打钢门一边大喊。

蔡文乔站在电视前怔怔地望着电视中的妻子叶芷璇,一脸茫然;吴双两眉紧皱,似乎在思考打开钢门、救出母亲吴美佩的方法;周蓉心则不知所措,喃喃自语:“老公……老公……”

炎小飘看到电视中的弟弟炎弘文蹲在房间的角落,彷徨无助,心中一阵绞痛,向司徒门一瞪了一眼,咬牙道:“司徒门一,你到底想怎么样?”

司徒门一轻轻一笑,却没有回答。

这时候,周全突然注意到钢门上的电子密码锁,他随手输入了几个数字,按下确认键,只听“嘟”的一声,但钢门并没有打开。

他还想再试,却听司徒门一说道:“只有五次输入密码的机会哦,你已经使用了一次了。”

炎小飘一听,大吃一惊,一把抓住了周全那正准备第二次输入密码的手,喝道:“别动!”

吴双接着冷冷地问:“这扇门的密码,就是你要出的谜题吧?”

司徒门一笑了笑,看了看手表,不紧不慢地说道:“是的,你们五个的亲人都在这个房间里,而你们的任务就是输入正确的密码,打开这扇门,救出你们的亲人。现在是上午十一点二十一分,我给你们十二个小时的时间解开密码。到了今晚十二点,这个房间会释放恐怖的沙林毒气。如果在今晚十二点前你们还不能打开这扇门,救出你们的亲人,那到时你们就可以通过电视欣赏你们的亲人在毒气中垂死挣扎的情景了。”

众人一听,脸色大变,又惊又怒。周全一时激动,忘了司徒门一身上的电击棒,想要冲上前去跟司徒门一拼命,却被蔡文乔死死地抱住:“周先生,冷静啊!他说过,如果我们碰到他,我们就永远见不到我们的亲人啊!”

“关于密码,有提示吗?”吴双冷然问道。

司徒门一舔了舔嘴唇,淡淡地说:“提示一:密码是一个五位数;提示二:解开密码的线索,就在这座别墅里。”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对了,刚才已经说过了,你们只有五次机会输入密码,噢,不对,周全已经胡乱使用了一次了,你们只剩下四次机会输入密码了,如果到了第四次,你们仍然输入了错误的密码,那么这个房间就会立即释放沙林毒气。”

众人骇然失色,其中周蓉心更害怕得哭了起来。

司徒门一摸了摸自己右耳上的黑宝石,续道:“当然啦,有惩罚,自然也有奖励。如果密码解开了,你们除了可以救走你们的亲人外,那个解开密码的人,还能额外获得我所颁发的五十万元奖金。”

炎小飘“哼”了一声:“司徒门一,你的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司徒门一没有回答,笑着说道:“好了,游戏规则就是这些了。现在我到厨房为大家准备午餐。一个小时后请大家到别墅一层的饭厅享用午餐。在此之前,就请大家努力在别墅里寻找线索破解密码吧。”

他说完,便走下楼梯,到别墅一层的厨房去了。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

蔡文乔六神无主。他一边向大家征求意见,一边注视电视,只见自己的妻子叶芷璇正在哄着周全的儿子周思宁。

“把门砸掉吧!”周全看到儿子害怕得大哭,心如刀割,只想马上把儿子抱在怀里,却偏偏隔着这扇该死的钢门,可真是心急如焚,“快!我们去找工具!”

“周先生,你别急,”蔡文乔指了指电视机,“我老婆会暂时照顾你的儿子的。唔,我们还是想办法找到正确的密码吧。”

“密码到底是什么啊?”周全大叫。

吴双终于忍不住了,“哼”了一声,不耐烦地说:“你别吵好不好?要不是你胡乱输入,我们怎会只剩下四次输入密码的机会?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周全怒道:“臭小子!你嚣张什么?”

蔡文乔连忙劝道:“大家坐在同一条船上,别伤和气啊!”

“请……请问……”一直没有说话的周蓉心突然走到周全跟前,小声问道,“这位先生,你以前是住在周家村的吗?”

她话音刚落,吴双两眉一蹙,若有所思。

而周全则“咦”的一声,向周蓉心看了一眼,奇道:“你怎么知道?”

周蓉心有些惊喜:“全哥哥,我是小榕啊。”

周全皱着眉想了想,叫了出来:“啊?原来是你啊!”

“你们是认识的?”蔡文乔问。

周全点了点头:“我们小时候是邻居。”

原来周全和周蓉心都是在L市附近的一座名叫周家村的村庄里长大的,他俩是邻居,小时候经常一起玩耍。后来周全到L市工作去了,并且在L市定居,结婚生子;而周蓉心也到L市的学校读中学及大学,毕业后也在L市住了下来,恋爱结婚。这十多年来,他们两人都很少回到周家村,因此失去了联系。

“周家村?”当周全向众人讲述自己和周蓉心的关系时,炎小飘对周家村这个地方似乎有所印象。

这时候,吴双转过了身子,径自向楼梯走去。蔡文乔问道:“吴先生,你去哪啊?”

吴双头也不回:“我不想在这里听你们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我去找破解密码的线索。”

话音刚落,他已走下楼梯,消失于众人的视线之中。

“我也不能耽搁时间了。”炎小飘最后向电视中的弟弟炎弘文看了一眼,吸了口气,也不跟蔡文乔、周全和周蓉心三人打招呼,直接走向楼梯。

然而当炎小飘回到别墅一层的时候,竟然发现别墅的大门关上了。她走过去一看,门上也安装了电子密码锁,此刻大门已经上锁,看来要输入正确的密码才能离开别墅。

“看来我们这几个人都成为了司徒门一笼中的玩物了。”炎小飘心中一寒。

上次她以为司徒门一必然死于自己的刀下,所以嚣张之极,没想到司徒门一不但逃过一死,现在还抓走了她的弟弟,把她当成玩物,她的心里极为后悔。

她来到厨房,找到正在炒菜的司徒门一,低声道:“司徒先生,我收回上次的话,我承认在你面前,我才是一只蝼蚁。求你放过我的弟弟,好吗?”

司徒门一转头向炎小飘看了一眼,笑了笑,说道:“输入正确的密码,不就能救走你的弟弟了吗?”

炎小飘微微地咬了咬下唇,说道:“请你告诉我密码。”

司徒门一轻轻一笑:“你上次不是说鬼筑黑桃会的成员智商都在145以上吗?你作为黑桃会的一员,自然也拥有极高的智商,怎会解不开我的密码呢?”

炎小飘叹了口气,坦诚地说:“如果我的弟弟没有被困在毒气房里,或许我能解开你的密码,但现在,我根本无法思考。”她顿了顿,再次低声下气地说,“所以,司徒先生,求你告诉我密码,可以吗?”

司徒门一摇了摇头:“这不符合游戏规则哦。”

炎小飘突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求你了!”

司徒门一微微一笑,稍微弯下腰,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那我就告诉你一个事情吧:我在留给蔡文乔的挑战书中,告诉了他八个字,那八个字是解开密码的重要提示,你可以去找他问问。好了,我要继续做饭了,请你离开厨房吧。”

他话已至此,炎小飘知道再也问不出一些什么了,只好慢慢地站起来,转身走出了厨房。

第四章、八个字的提示

从厨房出来,炎小飘四处寻找,数分钟后在别墅二层找到了蔡文乔,当时和蔡文乔在一起的还有周全,他俩正在第二层的各个房间里翻箱倒柜,想要找出密码。

炎小飘走过去对蔡文乔说:“蔡先生,我有些事想跟你单独谈谈。”

蔡文乔还没答话,周全大声问:“是跟密码有关的吗?”

炎小飘不想节外生枝,冷冷地说:“不是。”

周全便不再理她。

“走吧,蔡先生。”

炎小飘把蔡文乔带到别墅二层的一个房间里,把房门关上并且反锁,接着直截了当地问:“蔡先生,那个‘活尸’司徒门一在留给你的挑战书中,写下了八个字,那八个字是解开密码的重要提示,对吗?”

蔡文乔微微一怔:“你、你怎么知道?”

“那八个字是什么?”炎小飘问。

“我……我……”蔡文乔支支吾吾,“我也记得不太清楚了……”

炎小飘看穿了蔡文乔的心思:“你不把提示告诉我,是想自己解开密码,然后拿走那五十万奖金,对吧?”

蔡文乔咽了口唾沫,没有说话。

“你认为你可以自己解开密码吗?”炎小飘冷冷地问。

“我……”蔡文乔只说了一个字就没有再说下去了,只是长叹了一口气。

“或许你和你的妻子因为某种原因,很需要这五十万。但如果解不开密码,不但拿不到五十万,甚至还要搭上你妻子的性命,值得吗?”炎小飘问。

眼看蔡文乔的神色有些动摇,她接着说:“你把那八字提示告诉我吧。我可以答应你,如果我解开了密码,拿到了五十万,我会分给你二十五万。”

蔡文乔也不掩饰自己想拿奖金的欲望了,说道:“是的,炎小姐,我和我老婆很需要那五十万,我真的不想错过得到奖金的机会。这样吧,如果到了今晚六点,我还是无法破解密码,到时我就告诉你提示。当然,到时你如果解开了密码,要给我二十五万。”

炎小飘只想马上把弟弟救出来,弟弟被困在毒气房的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煎熬,她还怎能再等六个小时?她突然把嘴巴贴紧了蔡文乔的脸,柔声说道:“现在就告诉我嘛。”

蔡文乔闻到炎小飘身上那幽幽沉沉的女子香气,身子一热,不禁吞了口口水。

炎小飘接着轻轻地抱着蔡文乔,还在他的嘴上印上了一吻,最后在他耳边娇声说道:“蔡大哥,我们可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呀。”

炎小飘本就长得美艳绝伦,她的美人计向来是百试百灵的,从未失手,而此刻蔡文乔也显然有些意乱情迷。但奖金对于蔡文乔的吸引力却似乎大于炎小飘的美色诱惑。他终于还是说道:“我再想想吧。”

美人计不成,炎小飘却没有放弃,立即施展苦肉计,低声泣道:“蔡大哥,我真的不能失去我的弟弟!我求求你,告诉我提示,那五十万我一分钱都不要了,全部给你!”

“真的?”蔡文乔将信将疑。

炎小飘对天发誓:“千真万确!如果骗你,我就千刀万剐!”

她并不害怕自己被千刀万剐。但如果要她发誓说“如果骗你,我弟弟就千刀万剐”,那她还真说不出来。

蔡文乔想了想,说道:“好吧!那‘活尸’告诉我的八个字提示就是:‘最高为一,顺序为死。’”

“什么?”炎小飘秀眉一蹙。

“‘最高为一’,‘第一’的‘一’;‘顺序为死’,‘死亡’的‘死’。”蔡文乔补充说明。

炎小飘皱眉思索:“这是什么意思呢?咦,‘最高’?”

她不禁想到别墅大厅的陈列柜上那五个模型,其中最左边的超大型巨人的高度至少有半米,半米高的模型可是十分罕见的,司徒门一特意找来这样的五个模型,放在大厅,难道那些模型真的跟密码有关?

再说,模型有五个,而密码也刚好是五位数!

于是她马上走出房间,蔡文乔也紧随其后,两人回到别墅的一层,炎小飘走到陈列柜前方,竟然发现放在中间的那个巨人化艾伦的模型的脖子上绑着一根钢丝。

“我们初到别墅在大厅等待司徒门一的时候,这个模型的脖子上还没被绑上钢丝啊!”炎小飘暗自思索,“是刚才我和蔡文乔呆在房间的那十来分钟里,司徒门一到大厅来在模型的脖子上绑上钢丝?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这是谜题的一部分?对了!我明白‘最高为一,顺序为死’这八个字的意思了!”

炎小飘整理了一下脑中零碎杂乱的想法,心中推测道:“‘最高为一’的意思是这五个模型中,最高的那个超大型巨人代表数字1,以此类推,高度排第二的兽之巨人代表数字2,高度排第三的巨人化艾伦代表数字3,高度排第四的一般种巨人代表数字4,最矮的人类士兵则代表数字5。

“而‘顺序为死’的意思是司徒门一会陆续‘杀死’这些模型,模型的‘死亡’顺序,就是密码的顺序。现在司徒门一首先在高度排第三的巨人化艾伦的脖子上绑着钢丝,代表‘勒毙’了巨人化的艾伦。而巨人化的艾伦代表的数字是3。所以打开毒气房的五位数密码的第一位就是——3。

“接下来,司徒门一还会继续‘杀死’这些模型,只要知道模型们的‘死亡’顺序,对应这些模型所代表的数字,就能得出那个五位数的密码了。

“现在还有四次输入密码的机会,也就是说,在第三个模型‘被杀’后,我就能得到前三位密码,我就可以开始尝试输入密码了,最多两次,就能输入正确的密码,打开毒气房的房门。”

她想到这里,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女子尖叫。她认得那是周蓉心的声音。

第五章、猜凶手游戏

炎小飘和蔡文乔跟着声音来到别墅二层的一个房间,只见周蓉心站在门前,望着房内,一脸惊慌。

“周小姐,发生了什么事?”蔡文乔问。

“全哥他……他……”周蓉心声音颤抖。

炎小飘和蔡文乔走到房前,探头一看,只见周全就在那个房间里,横躺在地,一动也不动。炎小飘走进去查看,竟见周全瞳孔散大,她蹲下来探了探周全的鼻息,发现他已经没有任何呼吸了。

“他死了。”炎小飘冷冷地说。习惯和尸体打交道的她,对此见惯不惊。

而蔡文乔和周蓉心则齐声惊呼。

接下来,炎小飘发现周全的脖子上有一道细小的勒痕。她暗想:“周全是被勒死的,这道勒痕看上去像是钢丝造成的……啊?钢丝?难道凶器是大厅中绑在巨人化艾伦脖子上的那根钢丝?”

就在这时,吴双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发生了什么事啊?”

炎小飘回头一看,原来吴双也来了。

“周、周先生死了。”蔡文乔结结巴巴地说。

“什么?”吴双皱了皱眉,若有所思。

“是被勒死的。”炎小飘补充道。

“是谁杀死了他啊?”周蓉心怯生生地问,“会不会是‘活尸’先生?”

炎小飘摇了摇头:“他号称自己是从不杀人的。”

司徒门一确实从不亲手杀人,他只会制定各种不可思议的计划,并且通过强大的心理暗示引发出人们心中的邪念,让他们去帮助自己执行这些计划,杀死那些他觉得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他称自己是“在人世间赏善罚恶的使者”。

此时炎小飘话音刚落,只听一个声音响起:“你说得对,‘活尸’的双手从不沾血。”

众人回头一看,原来是司徒门一来了。他朝房内的周全的尸体看了一眼,淡淡地说:“真可惜呀,周全无法尝到我的厨艺了。好了,各位,现在请移步饭厅用餐吧。”

炎小飘、蔡文乔、吴双和周蓉心四人惴惴不安地跟着司徒门一来到别墅一层的饭厅,只见饭桌上摆放着几盘小炒和一锅白饭。此外,其中四个座位的前方各摆着一套碗筷,而在每套碗筷的旁边还放着一支圆珠笔和一张便签纸。

四人坐下后,司徒门一说道:“相信在座的四位都知道了,和你们一起破解密码的周全被杀了。现在我告诉你们,杀死周全的凶手,就在吴双、蔡文乔、炎小飘和周蓉心这四个人之中。”

此言一出,四人大吃一惊。炎小飘的眼睛以极快的速度扫向蔡文乔、吴双和周蓉心,发现他们都在有意无意地窥视着其他人的表情。

只听司徒门一接着说道:“现在大家可以一边享用午餐一边思考:这个杀死周全的凶手到底是谁呢?当你们想到答案后,可以把你们的答案写在碗筷旁边的便签纸上。午饭过后我会来收取大家的便签纸。如果猜中凶手身份的人为三个或以上,那么我马上就公布第四层那个房间的开门密码,让你们可以立即救出你们的亲人。”

司徒门一说完以后就离开饭厅了,只剩下炎小飘四人面面相觑。炎小飘心中分析:“杀死周全的凶手就在我们四个人当中。我没有杀过周全。我和蔡文乔进房之前周全还活着,接下来,在发现周全的尸体前,蔡文乔都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他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他也不是凶手。也就是说,凶手要么是吴双,要么是周蓉心。”

炎小飘想到这里,向吴双偷瞄了一眼,只见他正在大口大口地吃饭。

“凶手会是他吗?他比周全高一些,要出其不意地勒死周全,并非难事。”

她想到这里又看了看周蓉心,只见她在怔怔出神,不知所措。

“凶手会是她吗?”炎小飘又想,“她身体瘦弱,个子大概连一米六也不到,而且还是个女子,应该没有力量把周全这样一个大男人勒死吧?而且她是第一个发现周全尸体的人。如果她是凶手,从心理上来说,杀人以后应该会远离凶案现场,等别人来发现尸体,以减低自己的嫌疑。这么说,凶手并非她,而真的是吴双?”

“周小姐,炎小姐,”蔡文乔的话稍微打断了炎小飘的思索,“你们也吃点东西吧,否则会没有力气去寻找密码救出你们的亲人呀。”

炎小飘一看,原来蔡文乔也已经在吃饭了。周蓉心接受了蔡文乔的建议,点了点头,拿起了筷子。

于是炎小飘也开始享用司徒门一准备的午餐,她一边吃一边接着想:“不对,答案不会这么简单,或许是司徒门一运用了某种诡计,让身材矮小的周蓉心也可以把周全勒死。唔,也不一定是运用了什么诡计,人不可貌相,说不准这个周蓉心外表弱不禁风,但其实是个武术高手呢?这么说,周蓉心才是凶手?”

饭桌上的几个小炒都可谓色香味俱全,但炎小飘此时却实在没有心情品尝,她一边囫囵吞枣地吃着,一边思考:“不对!这或许是司徒门一所施展的反心理战术!看似凶手的吴双,其实真的是凶手?而看似无辜的周蓉心,其实真的是无辜的?”

关心则乱,弟弟被困毒气房,致使炎小飘根本无法冷静地思考。

最后她觉得还是吴双是凶手的可能性要大一些,于是在便签纸上写下了吴双的名字。

四人吃过午饭,司徒门一回到饭厅来收取便签纸。他看过每个人的答案后,微微一笑,淡淡地说:“猜中凶手身份的人数少于三个哦,看来你们还是要靠自己破解密码了。”

炎小飘皱了皱眉,心想:“我的推理是错误的?凶手是周蓉心?又或者是,我的推理是正确的,凶手确实是吴双,但蔡文乔和周蓉心并没有填写吴双的名字?”

于是她问蔡文乔:“你填的是谁的名字啊?”

“能说吗?”蔡文乔向司徒门一问道。

司徒门一笑了笑:“可以啊,这并没有违反游戏规则。”

蔡文乔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写的是周蓉心小姐。周小姐,不好意思,我也只是瞎猜。”

“我的答案和蔡文乔的不同,这样就无法判断到底哪个答案是错误的了,唉。”

炎小飘一边想,一边又转头问吴双:“你呢?你写的是……”

然而话没说完,她却发现吴双趴在饭桌上,一动不动。

“吴双!”她叫了一声,但吴双没有回答。

“我好像有些晕。”那边周蓉心也低声说道。

“怎么回事?”

炎小飘嘟哝了一句,忽然觉得自己的脑袋也一阵昏厥,她想站起来,竟发现自己四肢无力。紧接着,她觉得极为困乏,眼皮不由自主地垂下来了。

“难道饭菜里……”她想到这里,便迅速失去了意识,“啪”的一声,倒在地上。

第六章、破解密码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一杯冷水泼在炎小飘的脸上,强烈刺激到她的触觉神经细胞,使她立即醒了过来。她睁眼一看,原来用冷水把她泼醒的人是吴双。

“只剩下十分钟了。”吴双冷冷地说。

“什么?”炎小飘大吃一惊,立即看了看手表,果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五十一分了。司徒门一曾说,到了晚上十二点,那个房间就会释放沙林毒气,包括炎小飘弟弟在内的被困于房间里的五个人,都会因为吸入毒气而身亡。

“我们昏迷了十二个小时?”炎小飘问。

吴双点了点头:“应该是,我也刚醒来不久。我估计那个‘活尸’在我们的饭菜中投放了大量安眠药。”

炎小飘定了定神,发现自己此刻还在饭厅,蔡文乔也在饭厅里,躺在地上,似乎还在昏睡之中,而周蓉心却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司徒门一也不知所踪。

炎小飘记得自己昏迷前蔡文乔似乎还清醒,她想知道自己昏迷后在饭厅发生过什么事,于是走到蔡文乔跟前,掐压了一下他的人中穴。蔡文乔缓缓地睁开眼睛,一脸茫然地说:“炎小姐?发生了什么事啊?我们在哪啊?”

“别说了,还有七分钟就到十二点了,我们快想办法找出密码吧。”一直冷静自若的吴双也焦急起来了。

“不过事情还没结束,因为你又有了新的仇人——马杨。他杀死了你现在的妻子叶芷璇。他让你再次感受到这种刻骨铭心的痛苦,他让你的生活再次回归孤独,他把好不容易从深渊中爬上来的你再次踢下深渊。他罪该万死!如果你想报仇,你可以打电话给我,我可以再为你制定一个杀死吴双、炎小飘和马杨的计划。”

司徒门一说到这里,微微一笑。

“那么,我先走了。”他最后说道,语毕,转过身子,一步一步地向远处走去,逐渐消失于这个漆黑的冷夜之中。

过了一会,蔡文乔也离开了别墅区,但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该回家?可是妻子已经不在了,回家又有什么意义?他突然觉得,天下虽大,却没有自己的容身之所。

于是他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游逛,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活尸’说可以帮我制定计划杀死马杨,可是哪怕杀死了他,芷璇也不会回来了。既然如此,杀他又有什么意义?就像我杀死了周全和周蓉心,但美兰和儿子却永远不会回到我的身边,我虽然复仇了,但一丁点儿的意义也没有!如果我没有加入这个复仇计划,芷璇就不会被杀死。为什么要执着于复仇呢?为什么不珍惜眼前人呢?”

他悔不当初,可是一切已经发生,无法回头。

他就这样在凯欣绿城的街道上逛了一个小时,走得累了,在路边坐下,两手抱头,痛苦不堪。

就在这时,一个神色冰冷、目光锐利的高个男子一步一步地走近蔡文乔。蔡文乔听到脚步声,抬头一看,但还没看清楚那男子的样子,却见那男子拿出一把无声手枪,对准了蔡文乔的脑袋,并且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一个多小时前,一颗子弹飞向蔡文乔的脑袋,他的妻子帮他挡住了。然而死神没有放过他。一个多小时后的现在,阴差阳错地,另一颗子弹也飞向他的脑袋,这一次,他终于难逃一死。

子弹“嗤”的一声穿过了蔡文乔的脑袋,他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便永远闭上了眼睛。虽然失去生命,但与此同时,他也从无穷无尽的痛苦之中得到了解脱。

“终于再也不用每天睁开眼睛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了。”如果他还有意识,这大概是他最后想到的事。

至于这个男子为什么要杀死自己呢?蔡文乔则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密码?对了!”

炎小飘突然想起了大厅陈列柜上那五个模型。根据她此前的推理,只要知道模型“被杀”的顺序,就能得出正确的密码。于是她立即离开饭厅,朝大厅走去,想要看看第二个“被杀”的模型是哪个。而吴双和蔡文乔也不约而同地紧随其后。

然而当他们来到别墅一层的大厅之时,炎小飘却发现本来放在陈列柜上的五个模型都不见了,而更令她瞠目结舌的是,周蓉心竟然横躺在大厅的中央,她的左胸上插着一把水果刀,鲜血早已染红了她的衣服。

她死了。

“啊?连周小姐也……”蔡文乔吓得脸色苍白。吴双则皱眉不语。

炎小飘并不关心这个萍水相逢的周蓉心的死活,她只想知道模型们“被杀”的顺序,得出密码,救出弟弟:“为什么司徒门一要把模型都藏起来呢?这样我就无法知道模型‘被杀’的顺序啊!第一个被‘勒死’的是巨人化的艾伦,那么第二个‘被杀’的模型到底是谁?难道这根本不是正确的解开密码的方法?咦?等一下!巨人化的艾伦是被‘勒死’的,而现实中第一个被杀的周全也是被勒死的。难道……我懂了!原来是这样!”

她分析到这里,有些激动地说:“我破解密码了!”

“啊?真的?”蔡文乔又惊又喜。

吴双也神色一动:“密码是什么?”

“到第四层再说!”炎小飘说罢,朝楼梯跑去。吴双和蔡文乔继续跟在她的后面,把周蓉心的尸体丢在大厅。

在前往别墅第四层的途中,炎小飘继续思考:“五个模型从高到矮分别代表数字1、2、3、4、5。

“司徒门一让凶手用钢丝杀死周全,随后又在巨人化艾伦的脖子上绑上钢丝,模仿周全的死状,其实就是要暗示我们:周全‘等于’巨人化的艾伦。

“以此类推,别墅里的其他四个人,蔡文乔、吴双、周蓉心,还有我炎小飘,都分别‘等于’其他四个模型的某一个。所谓‘顺序为死’,并不是要知道模型‘被杀’的顺序,而是要知道模型所对应的真人被杀的顺序!

“那么,剩下的四个人,到底哪个人‘等于’哪个模型呢?另一句提示‘最高为一’已经暗示了,把模型和真人相互联系的东西就是——‘高度’!

“周全‘等于’巨人化的艾伦是已知条件。周全在我们五个人当中高度排第三,而巨人化的艾伦在五个模型中的高度也是排第三,这也是已知条件。也就是说,其他四个人和其他四个模型,也可以用‘高度’来联系起来,一一对应。

“在我们五个人当中,蔡文乔至少一米八,是最高的,所以他‘等于’超大型巨人,也就是说,他代表数字1;吴双一米七五左右,高度排第二,‘等于’兽之巨人,即数字2;周全比我高一些,高度排第三,‘等于’巨人化的艾伦,即数字3;我的高度排第四,‘等于’一般种的巨人,即数字4;而周蓉心则是最矮的,‘等于’人类士兵,即数字5。”

这时他们已经跑到别墅的第二层了。想到马上就能把弟弟救出来,炎小飘可谓欣喜若狂。但她又有些担心:“时间不多了,我能赶在毒气释放前打开房门吗?又或者,如果我的推理是错误的,我所推出的并非真正的密码,房门无法打开,那又怎么办?不,在此关键时刻,我不能胡思乱想!”

她定了定神,继续一边跑一边在心里分析:“在我们五个人当中,第一个被杀的是周全,所以密码的第一个数字就是周全所代表的3;而第二个被杀的是周蓉心,所以密码的第二个数字就是周蓉心所代表的5。

“那么,杀死周全和周蓉心的凶手到底是谁呢?司徒门一说凶手在我们五个人之中,我不是凶手,而蔡文乔也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周全和周蓉心是死者,所以凶手就是吴双!凶手肯定会留到最后,所以密码的最后一个数字就是吴双所代表的2。

“换句话说,如果在吴双的计划中,第三个要杀的是我,最后要杀的是蔡文乔,那么密码就是35412;而如果他第三个要杀的是蔡文乔,最后要杀我,那么密码就是35142了。密码的可能性只有这两种,而我们还有四次输入密码的机会,我们胜利了!”

当炎小飘推理到这里的时候,她和吴双以及蔡文乔已经来到别墅四层的那个马上就要释放毒气的房间前方了。

炎小飘迫不及待地走到房门前,首先输入35412,然后按下确认键,只听电子密码锁传来“嘟”的一声,但钢门并没有打开。炎小飘有些紧张,她吸了口气,又输入35142,然而钢门还是没有打开。

“啊?怎么回事?”炎小飘心中一凛,有些惊慌失措,“密码不对?怎么可能?”

她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十一点五十九分二十三秒了。还有三十七秒,房内就会释放毒气!

炎小飘心急如焚:“啊?怎么办?”

“炎小姐,门打开了吗?”站在后面的蔡文乔怯生生地问。

炎小飘喝道:“别吵!”

她定了定神,接着又想:“冷静!我要冷静!我的推理到底是哪里出错了?第一个被杀的是周全,第二个被杀的是周蓉心,密码的前两位肯定是35。凶手是吴双,密码的最后一位肯定是2……等一下!啊?难道……”

还剩二十多秒就到十二点了。炎小飘再次吸了口气,又输入35421,还是不对。现在输入密码的机会只剩下一次,而时间也只有十多秒。如果炎小飘再次输入错误,房内立即就会释放毒气,但如果炎小飘不再输入,那么十多秒后房内也会释放毒气。

“现在只能孤注一掷了!”

炎小飘咬了咬牙,一边不由自主地幻想着弟弟吸入毒气的恐怖场景,一边用稍微颤抖的手输入35241,只听“咔嚓”一声,钢门打开了!

“成功了!”

炎小飘大叫一声,猛地推开钢门,朝房内大喊:“小文,快跟我跑!快!没时间了!”

她话音刚落,只听身后一人淡淡地说:“不必担心,只要钢门打开了,那么毒气就不会释放了。”

炎小飘回头一看,说话的人正是司徒门一。他终于再次现身了。

第七章、身份错位

被困在房内的五个人,炎小飘的弟弟炎弘文、蔡文乔的妻子叶芷璇、周全的儿子周思宁、吴双的母亲吴美佩,还有周蓉心的丈夫马杨,也陆陆续续地走出房间。

炎小飘把炎弘文紧紧地抱在怀里,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蔡文乔也紧握着叶芷璇的手,喜极而泣;至于吴双,则只是淡淡地向吴美佩问了一句:“没事吧?”

马杨向在场的人扫了一眼,有些焦急地问:“喂!我老婆呢?”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周蓉心遇害的事。至于周思宁则因为没见到自己的父亲周全而再次大哭起来。

等大家的情绪稍微平伏下来以后,吴双向炎小飘问道:“我看到你输入的密码是35241,你为什么知道密码是这五个数字?”

炎小飘清了清嗓子,把自己破解密码的过程娓娓道来。当她说到周蓉心被杀的时候,马杨激动得大吼:“什么?我老婆死了?怎么可能?”

吴双冷冷地说:“别打岔。你自己到别墅一层去看看吧。”

马杨定了定神,跑下楼梯。炎小飘则继续叙述自己的推理,最后说道:“35412和35142这两个密码都不对,于是我就想,难道凶手并非吴双?那会是谁呢?我当然知道自己没有杀过人,如果吴双不是凶手,那凶手就只可能是蔡文乔了。

“蔡文乔代表的数字是1——因为他在我们五个人中最高,所以,密码的最后一位是1,也就是说,密码必定是35421或35241。现在我用35241这个密码打开了门,说明我的推理是正确的。”

她说到这里,转头向蔡文乔看了一眼,冷冷地说:“也就是说,蔡文乔就是杀死周全和周蓉心的凶手。”

“啊?”蔡文乔轻呼一声,一脸无辜地说,“炎小姐,你是不是弄错了?我没有杀人呀!”

叶芷璇也急着帮丈夫澄清:“我老公绝对不会杀人呀!”

蔡文乔吸了口气,突然又说:“对了,炎小姐,在周先生被杀的那段时间,我不是跟你一起呆在某个房间里吗?我怎么可能分身杀人?”

炎小飘点了点头:“是的,你确实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而我就是你的时间证人,所以我一开始也排除了你的嫌疑。但现在正确密码的最后一位是1,表明你必定是五个人中最后存活的凶手,也就是说,你的不在场证明是假的,可以破解。”

“怎么破解?”吴双有些好奇地问。

炎小飘紧紧地盯着眼前的蔡文乔,淡淡地说“杀死周全和周蓉心的凶手是蔡文乔,但在周全被杀的那段时间,你却和我在一起,根据这些已知条件,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你不是蔡文乔!”

“蔡文乔”突然收起那略带惊慌的神情,嘴角一扬,轻轻一笑:“我不是蔡文乔?那我是谁?”

炎小飘吸了口气,一字一顿地说:“你是这个游戏的策划者——‘活尸’司徒门一!”

此言一出,众人大吃一惊。一直处变不惊的吴双此时也忍不住叫出声来,指着“蔡文乔”,问道:“他……他才是‘活尸’?”

他说到这里,回过头来,向站在众人身后的司徒门一看了一眼,接着又问:“那他是谁?”

炎小飘稍微提高声音说道:“既然‘蔡文乔’是司徒门一,那这个‘司徒门一’,自然就是杀死周全和周蓉心的凶手——真正的蔡文乔!”

霎时间,只见“司徒门一”的面容狠狠地扭曲了一下。

炎小飘舔了舔嘴唇,展开了推理。

“司徒门一是一个易容高手,十分擅长利用硅胶面具伪装成别人。上午‘司徒门一’现身之时,我还讽刺他说:‘这次怎么用真面目出现呀?这不像你的作风呀!’事实上,我中计了,这一次,他不仅像以前那样戴上了硅胶面具,甚至还让自己的共犯蔡文乔也戴上了一个硅胶面具,在我们面前施展了一个双重伪装诡计。

“我来到别墅时在大厅见到的那个‘蔡文乔’,其实是戴上了蔡文乔面具的司徒门一,他演技高超,把性格懦弱的蔡文乔这个角色演得丝丝入扣,哪怕是蔡文乔的老婆也没瞧出破绽;至于后来从楼梯下来的‘司徒门一’,其实是戴着司徒门一面具的蔡文乔,他本来就是一名演员,只要背下司徒门一给他安排好的对白,配合自己的演技,要饰演司徒门一,也并非难事。

“接下来,在午饭前,伪装成司徒门一的蔡文乔对我说:‘我在留给蔡文乔的挑战书中,告诉了他八个字,那八个字是解开密码的重要提示,你可以去找他问问。’于是我找到了伪装成蔡文乔的司徒门一,和他在房间里展开‘谈判’,而真正的蔡文乔就趁那段时间杀死了周全。

“因为周全被杀的那段时间,我和伪装成蔡文乔的司徒门一在一起,并且我以为他就是蔡文乔,所以得出‘蔡文乔不可能是杀人凶手’这个错误的结论。

“而在我们发现周全的尸体后,杀人凶手——伪装成司徒门一的蔡文乔——也出现了,还说:‘“活尸”的双手从不沾血。’为什么他不说‘我的双手从不沾血’?因为他不是真正的‘活尸’,而且他在片刻之前就沾血了——杀死了周全。

“还有,在吃午饭的时候,伪装成司徒门一的蔡文乔又对大家说:‘杀死周全的凶手,就在吴双、蔡文乔、炎小飘和周蓉心这四个人之中。’

“他并没有说‘杀死周全的凶手就在你们四个人之中’,那是因为,凶手就是当时正在说话的他!

“所以,司徒门一这次这个杀人游戏的解谜关键就是:凶手并非参加者,而是主持人!”

“蔡文乔”——或许该称呼他为司徒门一了——听到这里,轻轻地拍了拍手,笑道:“看来黑桃会的成员,也并非一无是处呀。”

而“司徒门一”——即真正的蔡文乔——则低下了头,一言不发。

角色扮演结束了,他们都恢复了自己本来的身份。

炎小飘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当时饭桌上某几盘小炒里被混入大量的安眠药,司徒门一想要我们陷入昏睡状态。为什么呢?因为周全被杀后,大家都提高了警惕,要想顺利杀死第二个目标——周蓉心,就只能让大家服下安眠药了。

“当时周蓉心因为周全的死而心神不定,没有心情吃饭,我也因为正在思考密码而暂时没动筷子,于是伪装成蔡文乔的司徒门一提醒我们说:‘周小姐,炎小姐,你们也吃点东西吧,否则会没有力气去寻找密码救出你们的亲人呀。’周蓉心接受了他的建议,吃下饭菜,陷入昏迷,走向死亡。

“而在吃饭的过程中,伪装成蔡文乔的司徒门一则挑了一些没有混入迷药的饭菜食用,所以他并没有昏迷。他只是在我和吴双醒来前片刻才躺在地上假装昏迷,然后又假装被我叫醒而已。”

炎小飘的推理至此结束。吴双听完以后皱了皱眉,向还在戴着司徒门一的硅胶面具的蔡文乔白了一眼,冷冷地问:“你为什么要杀死周全和周蓉心?”

蔡文乔咬了咬牙,先看了看吴双,接着又看了看炎小飘,最后沉声说道:“因为周全和周蓉心,还有你们两个,吴双和炎小飘,你们四个害死了我的老婆和儿子!”

第八章、哭泣的列车

原来,周全、周蓉心、吴双和炎小飘四人,小时候都住在L市附近的周家村。吴双的父亲姓周,他本名叫周双,后来父母离婚,吴双跟母亲吴美佩生活,所以才改姓为吴。至于炎小飘,则是周家村里少数的并非姓周的村民之一。

十八年前(当时炎小飘只有六岁)的某天,周全(他当时已经是一个十二岁的大男孩了)、周蓉心、吴双和炎小飘四个孩子在村内的一道列车铁轨附近玩耍。顽皮的周全提议把一块大石头搬到铁轨上,看看列车经过的时候怎样把大石头撞开。周蓉心、吴双和炎小飘都不懂事,听从了他的提议,于是四个孩子合力把一块大石搬到铁轨上。

结果,一列特快列车经过周家村的时候,撞在那块大石上,导致脱轨侧翻,最后造成了三十八人死亡、六十二人重伤的严重后果。

周全、周蓉心、吴双和炎小飘万万没有想到一个自以为是玩笑的恶作剧,竟然引发了犹如地狱一般的场面:四处都是燃烧的火堆,支离破碎的脱轨列车,还有那些声嘶力竭地求救的乘客……

这件事发生后,炎小飘由于无法承受这样的恐惧,竟丧失了记忆,忘记了自己在周家村成长生活的片段,忘记了曾经的小伙伴,也忘记了自己就是列车脱轨事故的肇事者之一。她的父亲及当时临盘在即的母亲,带着她到L市的大医院求医。最后虽然治疗未果,炎小飘一直没能恢复六岁以前的记忆,但他们一家却在L市定居下来,再也没有回到周家村去了。

昨天上午炎小飘“初见”周全、周蓉心和吴双之时,觉得他们眼熟,后来又觉得周家村这个地方以前好像去过,就是因为她脑海中还残留着一些六岁以前的记忆的缘故。

也正因为脑海中残留着一些片段,所以她经常会梦到当年列车脱轨的情景。

至于吴双,昨天上午当他看到周全和周蓉心相认之时,自然也想起小时候和他们一起造成的那场列车故事。当年那场事故发生后,虽然后来警方确定列车脱轨的原因就是撞到铁轨上的大石,但却一直没能查明到底是谁把那块大石放在铁轨上的。周全、周蓉心和吴双三个肇事者也相互约定,对于此事,永远不向其他人提起。十多年过去了,吴双重遇周全和周蓉心,他不想跟这段黑暗的童年经历再扯上关系,所以假装不认识他俩。

那么,这起列车脱轨事故又跟蔡文乔有什么关系呢?

他当时就在那列列车上!

不仅如此,他的妻子和四岁大的儿子也在列车上。

事故发生后,他侥幸地活下来了,但妻儿却伤重死亡。

从此,同时失去了两个最亲最爱的人的他,每一天便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他选择了当一名演员,每天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他想融入那些角色的生活,从而忘却自己悲惨的人生。

后来,他再婚了,他慢慢地从阴影中走出来,把当年丧失妻儿的悲痛埋藏在心底。

他一直以为当年的列车脱轨事故是意外。直到不久前,一个自称“活尸”的神秘人联系他:“我查过了,十八年前的列车脱轨事故并非意外,而是四个孩子造成的。这四个人分别叫周全、周蓉心、吴双和炎小飘,他们是害死你妻儿的凶手!”

蔡文乔心中的悲痛被触碰到了,他想起前妻和儿子,心中一阵凄凉,想到他们是被害死的,心里又一阵愤慨。那“活尸”接着说:“我可以为你制定一个计划,让你亲手杀死这四个害死你妻儿的凶手。”

蔡文乔有些犹豫。

“活尸”续道:“你想想看,你和妻子新婚燕尔,对未来充满憧憬,她却突然离你而去,留下你独孤地生活;你的儿子只有四岁,都还没好好享受成长的过程,就离开了这个世界;而你也虽生犹死地度过了十多年。这一切,都是那四个凶手造成的。凭什么他们四个能快乐地生活?他们都要接受制裁,他们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最后蔡文乔终于被说服了。于是他背下了这个“活尸”安排的台词,戴上了一个和“活尸”的脸一模一样的硅胶面具,来到这座别墅,要亲手杀死这四个凶手。为了复仇,他甚至不惜同意“活尸”把自己的妻子叶芷璇也抓来。

第九章、解脱

此时真相大白,在场众人都沉默不语,突然一个男人大吼道:“你杀了我老婆!我要杀死你!”

蔡文乔回过神来,转头一看,大吼的是被自己所杀死的周蓉心的丈夫马杨。此刻他的手里拿着一把手枪,漆黑的枪口正对着蔡文乔的脑袋。

原来刚刚马杨跑下楼梯,来到别墅一层的大厅,果然看到自己的妻子周蓉心横躺在大厅中央,左胸上还插着一把水果刀。马杨伤心欲绝,跪倒在地,抱着周蓉心的尸体嚎哭起来,却无意中发现周蓉心的口袋里好像有些硬邦邦的东西,他掏出来一看,竟然是把手枪。和手枪一起放在口袋里的还有一张照片——那是司徒门一的照片。照片背面写着一行字:“照片中人就是杀死你妻子的凶手。”

这些东西都是司徒门一在蔡文乔杀死周蓉心后,趁蔡文乔不注意之时放到周蓉心的口袋里的。他知道,让马杨同时找到这把手枪和这张照片,就能激发他复仇的意念。

马杨果然中计,拿着手枪怒气冲冲地跑回别墅四层,找到照片中的男子——那其实是还在戴着司徒门一面具的蔡文乔,用手枪对准了他的脑袋,大吼:“你杀了我老婆!我要杀死你!”

他话音刚落,便毫不迟疑地扣动了扳机,霎时间,子弹疾速向蔡文乔飞去。

“老公!”电光石火之间,叶芷璇扑在蔡文乔身上。蔡文乔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嗤”的一声,子弹已经穿过了叶芷璇的后脑。叶芷璇凄然一笑,倒在蔡文乔的怀中,永远闭上了眼睛。

“啊!”蔡文乔大叫一声,“芷璇!芷璇!”

马杨已失去理智,见没把杀死自己妻子的仇人打死,接着又向蔡文乔开枪。然而这次只听“啪”的一声,他打出了一记空枪。原来这把手枪只有一颗子弹。

他大喝一声,把手枪扔在地上,红着眼睛,向蔡文乔扑去。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司徒门一左足一扬,把马杨踢开,接着快步走到蔡文乔跟前,一把把他拉进了那个原来用来囚禁炎弘文等人的房间,在房内迅速关上了房门,并且把房门上锁。现在司徒门一和蔡文乔在房间里,炎小飘、炎弘文、吴双、吴美佩、马杨和周思宁六个人,以及叶芷璇的尸体,则在房外。炎小飘回过神来,立即走到门前,想要把钢门打开,但钢门已经被反锁。她尝试在电子密码锁上再次输入35241,但钢门还是无法开启。

“黑桃3,”司徒门一隔着房门对房外的炎小飘说道,“这次只是对你略施惩戒,下次对决,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你好自为之。至于你解开密码的那五十万奖励,我明天会转到你的银行卡。”

司徒门一极重承诺,言出必行。至于炎小飘,弟弟被司徒门一抓走,她被迫参加这个惊心动魄的杀人解谜游戏,而最后却又始料未及地获得五十万,可以用作弟弟的治疗费,经历之峰回路转,实在让她有些哭笑不得。

此时只听司徒门一顿了顿,接着又对房外的炎小飘、吴双等人说道,“各位,这次的游戏至此接近尾声了。唔,最后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别墅大门的电子密码锁,是一个六位数的数字。好了,就此告别,后会有期。”

他说完,不等房外众人答话,便把蔡文乔拉到房间的一个角落,蹲下身子,搬起了一块地板砖,原来那地板砖下方是一条密道。如果炎弘文、马杨等人在被困的时候发现了这条密道,早就可以逃离房间了。

“过来。”司徒门一对还没接受妻子叶芷璇被杀这个事实而精神恍惚的蔡文乔说道。

蔡文乔跌跌撞撞地走到密道前,司徒门一二话不说,毫无先兆地推了他一把,蔡文乔轻呼一声,掉进密道,接着经过一道旋转滑梯,滑到了别墅之外。他刚站起身子,只见司徒门一也从密道中出来了。

“蔡先生,”司徒门一一边摘掉脸上的面具,一边说道,“别墅里的人如果要离开别墅,必须在别墅大门那电子密码锁上输入正确的密码。那是一个六位数的密码,从000000到999999,总共有十万种排列组合,也就是说,哪怕他们三秒钟尝试一组密码,也需要三天多才能试完所有密码,离开别墅。当然,厨房里有足够的食物和水,他们绝不会在别墅里饿死或渴死,呵呵。”

他说到这里,已把面具摘掉,和此刻还戴着面具而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蔡文乔相对而站。他微微地扭动了一下脖子,走到蔡文乔跟前,帮他把他脸上的面具也摘了下来:“即使他们运气好,一天就能破解密码,打开别墅的大门,但一天的时间,也足够让你优哉游哉地离开这里了。所以,你暂时不必担心马杨会追上你、伤害你。当然,如果你想收回你妻子的遗体,就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冒冒险了。”

当他说到“收回你妻子的遗体”那句时,蔡文乔蓦地想起妻子叶芷璇被杀一事,心中一阵绞痛。

“我一直以为我对芷璇没多少感情,我一直以为自己一辈子都无法放下美兰和儿子。但现在芷璇突然离开了,我为什么会感到这么痛?这种痛,跟十八年前我失去美兰和儿子时的痛,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蔡文乔心想。

司徒门一的话稍微打断了他的思索:“十八年前,你的妻子和儿子被害死,而现在,你已经亲手制裁了其中两个凶手——周全和周蓉心,以慰你妻儿的在天之灵。至于吴双和炎小飘这两个仇人,你是否还要杀死他们?那就由你自己决定了。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