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睡前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侦探故事 > 正文
宁听夜猫子哭不听夜猫子笑

  【一】

  夜猫子(猫头鹰的当地叫法)的哭声实在不好听,可是它的笑声就更不敢恭维了。“咕喵”、“咕喵”、“哈哈哈哈”后面的笑声很像婴儿的笑声,听起来非常瘆人。尤其是月黑头走夜路,忽然传来它的笑声,人马上会感到头皮发麻,浑身起鸡皮疙瘩。

  人们怕听夜猫子的笑,或者说讨厌它的笑,还有一层原因是因为夜猫子笑肯定在不远的地方有人要死,或者近处有死尸。人们只知夜猫子是夜间杀手,喜欢吃老鼠,岂不知它更喜欢吃动物的尸体。据说,夜猫子的鼻子特别的灵,十里八村有人将要咽气,它都能知晓。不是它有先知先觉,而是它对人之将死的那种气味特别的敏感。乡间流传着:莫听夜猫子笑,听见夜猫子笑准没好事。

  来福爷爷小的时候很调皮,几乎没有他不玩的东西,蟋蟀、蝈蝈、豆虫、蛤蟆、甚至蛇蝎之类的东西他也敢鼓弄。最让大人生气的是他不知从哪儿捉来一只猫头鹰,整天架着它煞有其事地到处炫耀。仿佛他是架着神鹰的勇士,耀武扬威在人场上显摆,气的家人没法说。来福爷爷是根独苗,到他这里已两辈单传。按理说大人疼他都还疼不过来呢,怎么舍得打。但因为他太过顽劣,来福爷爷小时候可没少挨打。尽管如此,毕竟山难改性难移,他还是经常做出一些既令人匪夷所思又讨人厌的事情来。

  来福爷爷说他十四五岁的时候,有一次带着只猫头鹰,经过庄西头大槐树旁一户人家门前时,不知为何那“家伙”突然挣脱了绳索飞进了人家当院,脚上还带着一小截绳索,来福爷爷知道大势一不妙,顾不上许多,转身尥蹶子就跑。还是惹来了身后好一顿叫骂。

  没隔三天,就听说那家有老人过世了。老殡出过,人家登门兴师问罪。来福爷爷不得不下跪赔礼,父母又找来村长帮着说情。最后还是赔了人家一只羊羔才算了事。

  事后,那顿暴打终于让来福爷爷长了记性,从那以后来福爷爷改邪归了正。后来成了远近闻名的好庄稼把式。

  【二】

  三年自然灾害那会儿,国家相当困难。粮食欠收,家家户户都揭不开锅。村里还经常出现讨饭的,逃荒人群中数安徽、河南人居。那年月真的饿死了不少人,庄前庄后经常能听到夜猫子的笑声。这“讨厌的家伙”也着实得意了好一阵子。

  后来连地里的野菜也挖完了,临近村子里的人也有来我们村讨饭的。腊月的一天傍晚,天空飘着雪花,一对母子讨饭来到村西山坡上的老刘头家院门前。母亲看上去有四十出头,估计也就三十来岁,农村的妇女一般显老,再加上大荒之年,年龄谁能揣测得清。小男孩也就七八岁。母子二人衣衫破烂,面黄肌瘦。‘‘行行好吧’’!有气无力的乞讨声连说了几遍,无人答应。女人不得不向前敲门。院子里的狗叫了起来,孩子吓得一头扎进了娘的怀里。听见狗叫,老刘头走出草屋,快步来到大门口,打开院门。看见一对要饭的母子在寒风中哆嗦着,老刘头不由地动了恻隐之心。

  他赶紧把母子让进草屋,一面忙着倒水,一面用眼寻摸能吃的东西。那年月谁家还有存粮。幸好锅里还有自己的晚饭没吃,两小段红薯,这足以让母子兴奋的了。孩子拿着一块红薯饥不择食的狼吞虎咽起来。那块小的才到了母亲嘴边又被放了下来,只见那女人抽出破布把它仔细包好,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揣到了怀里。老刘头心想,自己还舍不得吃,一定是家里还有什么人等着吃的。

  母子俩喝了点热水,千恩万谢的出了大门,突然一阵寒风迎面袭来,老刘头和娘俩都不由地激灵灵打了个寒战。雪这时越下越大,老刘头犹豫了一下,对娘俩说:“不行,就住下吧!雪怪大的。”女人看看天还早,估计天黑前还能翻过小山头,山那边再往东北方向走三四里地就到家了。女人感激的说:“谢谢大叔,不用了。”小男孩用袖子抹了一把鼻涕,说了声:“谢谢爷爷”,于是母子二人蹒跚着赶路去了。鳏寡孤独的老刘头也不好过分强留人家,无奈地摇摇头,目送着母子俩渐渐消失在风雪里。

  几天后,雪融化了。老刘头家的门前来了两个衣服不整可怜巴巴的的农家汉子。看长相二人似乎是弟兄俩。年长的忧心忡忡地向老刘头打听起讨饭母子的下落,老刘头估计他们要找的人十有八九是前几天来过的那对母子。于是就将情况如实地告诉了他们,看哥俩焦急的样子,老刘头知道母子俩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又过了两天,雪已化的差不多了。太阳懒懒的,暖暖的,老刘头去后山转悠了一下。在路过山坳时,突然听到夜猫子的笑声,而且过去了老远,那笑声还在持续着,老刘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时心里也就有数了。他快步回村,叫了几个亲戚小伙一起翻过后山,分头到各处仔细寻找。终于在山那边西北方向的小树林里发现了母子二人。

  原来那天母子俩顶风冒雪翻过了小山头,来到山脚下的时候,天已向晚。鹅毛大雪越下越大,整个世界都被雪笼盖了。此时娘俩已分辨不出东南西北,再加上母亲一天没吃东西,晕忽忽的带着孩子直奔西北方向走去。越走离家越远。来到这片小树林的时候,娘俩再也走不动了。由于肚里无饭,衣服穿得又少,不一会就被冻僵在那里了。那样恶劣的天气,家人还以为他们得找个地方落脚,连老刘头也想象不到可怜的娘俩永远地留在雪地里了。

  一群人发现母子俩时,只见女人雕塑般的靠在一棵大树上,怀里紧紧地搂着儿子,小男孩头上还套着那个要饭的破口袋,想来是母亲用作给儿子挡风御寒的。可敬的母亲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没忘了母爱的付出。在场的人都感动地落了泪,

  老刘头赶快告知了其家人,众人念其家境太贫穷,大家凑了点钱,买了一领粗席,同其家人一起将母子俩葬在了那片他们没法走出的小树林里。

  听来福爷爷说,老刘头就是当年夜猫子跑到他家院子里笑,家里死了老伴,一气之下来找来福爷爷算后账的人。

  【三】

  “文革”期间,在清理阶级队伍中,一些“九种人”被遣返回老家。焦村来了一位右派高老师,还带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文淑。据说高夫人已经因病去世了,父女俩多年相依为命。来村后,队里念他一介书生,肩不能挑担,手不能扶犁。就分他去水泵房看水泵。既然是回老家,都乡里乡亲的,大家对他们还是很照顾的。在乡下生活了年把,由于营养不良,高老师又抽了不少老烟叶,后来就患上了肺结核病,这种病可是当时疾病中的第一杀手。

  人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黄鼠狼单咬病鸭子。一次,公社“造反组织”批斗“牛鬼蛇神。”可能时间长了些,高老师体力不支,神智当时有点不清,跟着呼口号时喊错了一句话。这可了不得了。接踵而至的是无休止的游斗和人身攻击。他是病体之身,哪能经受住这种折腾。想想自己身上还有难以治愈的痨病,现在又闯下了罪该万死的横祸。女儿先前跟着自己受苦受罪不说,今后还得跟着受连累。他感觉自己不是个好父亲,辜负了文淑妈临死时的嘱咐。自己活着什么都不能给女儿,只能让女儿遭罪。他不想因再让女儿饱受伤害。也是一时想不开,当晚就跳了河。

  这时正是龙爪沟涨水的汛期。队里组织人打捞了三天,也没找到尸身。女儿文淑哀求来福爷爷想想办法。来福爷爷看着小姑娘可怜兮兮的样子,鼻子直发酸。他安慰了她几句,就带着一干人沿河向下游找去。大伙走了好几里路,也没发现什么。直到离乾隆时期状元李蟠家的大林不远处,就听河边小树林里有夜猫子在笑个不停。

  “咕喵,哈哈哈哈”“咕喵,哈哈哈哈”瘆得人们头皮发麻。来福爷爷知道,八九不离十就在前边了。大伙继续沿着河岸往前走,果不其然在河套处的滩涂上趴着一个人。赤着脚,鼻眼口耳塞满了泥沙,身子的半边还浸在水里。大伙把他翻过身来,正是高老师其人。只不过鼻梁上架的眼睛没了,脸也被泡胖了,样子惨不忍赌。

  来福爷爷看时间还早,赶快让人分头去准备掩埋的用具和东西。吩咐大家不要声张,一会找个地方就地掩埋,尸身是绝对不能拉回去了。高老师活着的时候被人批斗,死后不能让他的尸身再受屈辱。大伙临走的时候,他还交代儿子别忘了把文淑偷偷带来,再伤心也得让孩子见她父亲一面。

  来福爷爷趁大伙还没拐回来,在近处看了块风水不错的地儿,就在李家大林不远的地方。老年人都有些迷信,相信高老师的坟地风水好能够荫及其后人,来福爷爷不想让高老师的后人再摊上他一样的命运。

  回来的乡亲们七手八脚就把坟坑挖好了,来福爷爷让人给高老师擦洗了身体,又给他换了一身衣服。文淑已经哭不出声来了,她用手绢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父亲的脸。她不想让爸爸到了那个世界也抬不起头来。可怜的小姑娘就这样失去了她仅有的一个亲人。

  高老师葬的也很简单,一领粗席,一床破被,还有他最爱的几本书和自己的一些文稿。末了文淑又把妈妈生前留给自己的一把黄杨木梳放到父亲的上衣口袋里。小姑娘想这样她们一家三口就永远不会分开了。

  后来听说是来福爷爷收养了文淑,再后来文淑考上了北大。毕业后回到爸爸教书的学校也做了一名语文教师。 【四】

  前些时候回了一趟老家。听老乡说,已多年听不到夜猫子笑了。不听最好,现在政策好了,生活提高了,再也没有饿死人的事情了,横尸荒野的现象更是见不到了。夜猫子会笑,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或许还有人相信。可是对后辈人说来,像是“天方夜谭”了吧!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