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睡前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侦探故事 > 正文
千万别拔枪

  1缺个证明
  
  二虎是镇上派出所的民警。这天早上,他和同事在外面熬了个通宵,刚回到派出所,就听到一个五雷轰顶的消息:儿子小虎被毒蛇咬了,已经被送到了卫生院。
  
  二虎连忙跳下车直奔卫生院。到了一看,小虎被咬的胳膊又黑又肿,他双目紧闭,已经神智不清了。院长告诉他,咬小虎的蛇是条剧毒蛇,一定得用抗蛇毒血清,但整个县里都没有,得直接去市里。
  
  很快,小虎被送到了市第一人民医院。然而结果却给了二虎当头一棒,医院里也没有抗蛇毒血清了。再联系其他几家大医院,结果都一样。
  
  二虎围着儿子的床头直打转,冲医生大吼:“怎么办?怎么办?你们快想想办法啊!”可医生说,找不到血清,就只能看这孩子的造化了。
  
  也是小虎命不该绝。突然旁边有个病人一把抓住二虎的手,说:“别慌,市里有一家大医药公司,他们那里可能有卖!”
  
  二虎仿佛抓到了一棵救命稻草,他记下地址,冲出医院,直奔那家医药公司。到了那里,一个胖经理听了他的话,指了指后面的柜台,点头说:“有的,有的!”
  
  真是谢天谢地啊!二虎顾不上擦汗,掏出一叠钱说:“快快快,多少钱?给我一瓶!”胖经理把手一伸,说:“别急,你有医院的单子吗?”
  
  二虎一愣,买个药还要开什么单子啊?再说了,这可是等着救命的药啊!胖经理摇摇头,说:“不行,别的药可以,但这种药必须要有医院开的证明,这是规定!”
  
  二虎急得不行,恳求了几遍,胖经理仍然坚持原则,毫不动摇。没办法,儿子那边耽搁不起呀,他狠狠地朝桌子擂了一拳,掉头就往外跑。
  
  哪知等他心急火燎地回到医院,医生却又冲他使劲摇头:“不行不行,我们医院有规定,本医院没有的药是不能开单子的。”
  
  二虎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愣了愣,大吼起来:“什么破规定!我儿子等着药救命,你就不能破个例吗?”
  
  医生依然坚决地摇摇头:“不行,请你理解,这是我们的规定……”
  
  二虎又急又怒,说话都哆嗦了:“你……我儿子要是有个好歹,我绝不放过你!”
  
  医生愤愤地冲门口一指:“请你不要无理取闹,给我出去!”
  
  二虎气急攻心,大喝道:“你……”他昨晚刚执行任务,虽然身着便装,但枪还带在身上。说着,手就往屁股上一摸,摸到了枪。忽然,他一个激灵,身为人民警察,这枪可不是随便能拔的。他强忍怒火,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正在这时,背后突然有个人拍拍他。二虎扭头一看,原来是侯三。这侯三是镇上出了名的惯偷,二虎跟他打过不少交道。二虎可怜他家有七十老母,曾给他介绍过工作,还在侯三坐牢期间照顾过他母亲。所以侯三跟二虎发过誓,再也不在二虎的地盘犯案。
  
  当下,侯三拉着二虎,拼命把他往门外扯。到了一个僻静处,侯三压低声音说:“虎哥,你可千万别冲动啊,你是警察,把枪拿出来会是什么后果?你想过吗?”
  
  二虎眼眶一红,哽咽着说:“我知道,可我儿子……小虎要是活不成,我也不想活了!”
  
  侯三听罢,一拍大腿说:“虎哥,他们医院有规定,那怪不得人家。咱就不能想办法变通吗?不能硬来啊!”
  
  “咋变通?”二虎似乎又看到了一线希望,紧紧盯着侯三的脸。
  
  侯三嘿嘿一笑:“你看我的吧,不就是张证明吗?”说罢,他让二虎在这儿等着,快步折了回去。   
  2缺个公章
  
  过了几分钟,侯三就回来了,悄悄向二虎亮了亮手中的一张纸,得意地说:“小菜一碟。”二虎狐疑地接过纸一瞧,只见是张空白的医院证明。
  
  二虎正想向侯三问个究竟,只见侯三掏出手机拨了个号,跟对方说了几句,然后对二虎说了句“行了”,便拉着二虎来到医院大门口,等侯三叫来的朋友。
  
  很快,侯三的朋友就满头大汗地赶来了,他从皮包里掏出一个小盒,打开,里面一溜儿放着十几支笔。他琢磨了一下,拿出其中一支钢笔,把纸放在包上,蹲在地上,稍一沉吟,刷刷刷一挥而就。
  
  二虎拿过写好的证明一看,居然跟那些医生开的单子一般真假难辨。侯三告诉二虎,他这个朋友最擅长模仿别人的笔迹,而且原本就是个医生,只是后来因品行问题被医院开除了,所以让他模仿医生的笔迹开个证明,太小儿科了。
  
  二虎心中一阵狂喜:这下小虎有救了!但转念一想,突然怒火直冲脑门,他一把揪住侯三的衣领说:“你小子怎么到现在还干这偷鸡摸狗的勾当?还没劳教够吗?”
  
  侯三苦着脸说:“虎哥,我这不都是为了你,为了小虎嘛!不用歪门邪道,怎么把那张证明给弄出来?”
  
  听到小虎的名字,二虎顿时软了下去,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呆呆地站着。迷迷糊糊间,他被侯三拉着又来到了医药公司。侯三把证明一递,胖经理只瞧了一眼,就扔了回来:“咋不盖章?回去先把章盖了!”
  
  二虎的心顿时又凉了半截。他忍了忍火,勉强露出一点笑容说:“大哥,医生忘盖了,病人等着救命的,你看是不是通融一下,先把药给我,回头我再补?”
  
  “没法通融!”胖经理冲他叹口气,说,“规定是铁的,我也帮不了你。你还是赶紧回去补个章吧!”
  
  二虎立刻气血上冲,脑袋发热,指着胖经理问:“你……到底给不给?”说着,又忍不住摸了摸屁股后面的枪。胖经理吓了一跳:“你想咋的?我要报警了!”
  
  这时,侯三又拉了拉二虎,在他耳边喝道:“虎哥,别冲动!走,咱们去盖章!”说着,把二虎死拉硬拽弄出了医药公司,然后又掏出手机拨了个号。
  
  过了几分钟,侯三的朋友就飞一般赶来,一见面就把包刷地打开:“情况紧急,别多说了,要哪个医院的?”听侯三答完,他立马在包里找出一个公章,确认无误后,哈了口气,“啪”地落在证明上。侯三告诉二虎,他这个朋友就是专门造公章的,别说医院的,什么单位的都没问题。
  
  听到这里,二虎突然清醒过来,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他一拳朝侯三打了过去,边打边骂:“你这混小子还是屡教不改,是吧?你现在怎么还跟这些狐朋狗友混在一起?我一个警察,怎么能用假证假章来救儿子?”
  
  侯三捂着脸,委屈地说:“虎哥,别……别打了!我也实在是没辙,才出此下策呀。那你说该怎么办?”
  
  二虎停住了手,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抱着头痛苦地蹲了下去。过了一会儿,他突然站起身,发了疯似的往医药公司跑去。   
  3缺点人性
  
  此时,胖经理正在接待一个客人,二虎咬了咬牙,趁其不备,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进柜台,抢了柜台里的抗蛇毒血清,扔下钱就跑,留下胖经理在那里大呼小叫。
  
  二虎紧紧攥着药,十万火急地往医院赶。回到小虎的病房,刚好看见有个护士在里面。二虎把药往她手里一塞:“这是血清,快给我儿子打!”
  
  护士看了看手里的药,惊讶地问:“你从哪儿弄来的?”
  
  “你别管,反正这是药!”二虎见她还磨磨蹭蹭的,恨不得一把掐住她的脖子,“你快打呀,有什么问题不用你负责,好了吧?”
  
  可护士还是慢腾腾地说:“这个不是医院的药啊,我得问过医生才能打。”
  
  二虎往床上一瞧,小虎已经危在旦夕,半边身子都黑了,全身剧烈地抖个不停,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没命。顿时,二虎的火又冒了上来,他一把抓住护士的手,歇斯底里地吼起来:“不准走,不准问,快给我打!”
  
  护士痛得尖叫一声:“来人哪!”不一会儿,一帮医生护士闻声赶来,把他们团团围在中间。一看护士手中那瓶血清,都是大吃一惊:“这是从哪儿弄来的?”一片混乱中,有人尖叫道:“快报警啊!”
  
  二虎看看儿子,又看看满屋子乱飞的人影,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他骂道:“报个屁警,老子就是警察!”说着,刷的一下就把枪拔了出来。
  
  可就在同时,侯三突然扑了上来,胸膛紧紧地顶着他的手枪:“虎哥,你快醒醒!”
  
  二虎一惊,愣愣地望着侯三:“什么?你说什么?”
  
  “虎哥,你跟我出来。”侯三在他耳边低声说,“我有事跟你说。”
  
  二虎恍恍惚惚地被侯三拉出了病房。侯三赶紧把他的枪按回去,责怪道:“你怎么就是不听呢?总会有变通的办法的。”
  
  二虎看看侯三,忽然露出一脸苦笑:“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什么招?除了用枪顶着他们的脑袋,还有什么法子能救小虎?”
  
  侯三把嘴巴凑过来,说:“你再等等,我已经找过朋友了,他应该会有办法的。”
  
  话刚说完,突然有个领导模样的人一边小跑着赶来,一边嚷:“病人在哪儿,病人在哪儿?”那些医生护士一看,纷纷喊着院长,七嘴八舌地抢着报告情况。
  
  哪知院长大手一挥:“都别说话!听我的命令,快,立刻给病人注射抗蛇毒血清!”医生护士听了都是一怔,接着飞快地行动起来。终于,救命的血清流进了小虎的体内。
  
  二虎蹲在小虎床头,看着儿子慢慢好转了,不禁喜极而泣。好半天他才出来抱住侯三,哭了:“兄弟,谢谢了!你刚才给院长打电话了?”
  
  侯三神秘兮兮地一笑,说:“我有个铁哥们,他最爱关心领导们的私生活。刚才我向他求救,也是巧了,他手头刚好有张卫生局局长和情人的艳照,他马上就给局长打去了电话,请局长给医院院长打个电话……”
  
  二虎听罢一愣,半晌才感慨长叹:“什么破规定,在领导嘴里就是一句话而已啊!”
  
  很快,二虎因为抢药和拔枪被带到了派出所,但考虑到他是事出有因,情有可原,所里还是给予了从轻处罚。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