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睡前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侦探故事 > 正文
自杀的大桥

最近一段时间,在长江大桥上,屡屡发生市民跳江事件,差不多平均一个星期,就会出现一名自杀者。一时间,大桥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间,人们无不谈桥色变,称大桥为“死亡之桥”。

  这天傍晚,大桥上照例又是雾茫茫一片。一名年轻女子呆立在长江大桥栏杆边,望着桥下灰蒙蒙的滚滚江水,神情落寞,满脸绝望。这时,一个中年男子和颜悦色地向她走来:“姑娘,桥上车流多,噪声大,空气也不好,有心事的人呆在这里,心情会更加糟糕的,而且,两眼老盯着灰蒙蒙的江水,还容易出现幻觉。我看,你还是到别处去散心吧。”

  女子依旧漠然地望着江水:“我看过报纸,知道你是谁,我也知道你跟我很久了。不过,我是不会自杀的,我只是想感受一下这座‘死亡之桥’的死亡气息。”

  女子口中认识的这位男子名叫陈焕,是一名心理医生,5年前,他成立了一家心理危机干预中心,向社会公布了热线电话,尽力挽救那些精神处于崩溃边缘的求救者。

  由于近段时间自杀人数飙升,陈焕每天都会到大桥上巡视,希望可以及时地阻止下一个自杀者。

  陈焕问:“那你感觉到什么了吗?”

  女子突然回过头来,冰冷的声音透着疲惫:“我感到了工作的压力,生活的无趣……我觉得他们在下面召唤我……”

  女子告诉陈焕,她叫安子,职业不错,还是个令人羡慕的白领,一直以来自我感觉也不错。可就在刚才的一刹那,自己却感到一种没来由的疲惫、沮丧、了无生趣。

  陈焕明白了,安子是被自杀者的悲观情绪给感染了,觉得有义务劝导她:“你应该从他们的悲剧中总结教训,生命这样脆弱,我们更应该珍惜生命。”可安子连连摇头,翻来覆去地说自己活得好累,突然之间找不到方向,也不想工作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见安子一意孤行,陈焕试探性地邀请她:“如果你愿意的话,每天下班后,你可以去我的工作室做一名志愿者,当你看了更多不幸的人群,你就会珍惜自己现在所拥有的。”

  安子倒是非常乐意去当一名志愿者,她很好奇,心理医生到底是怎样开导病人的。晚上8点半,她准时来到陈焕的工作室,坐到陈焕让出来的电话机旁,权且把自己当做一名心理医生。

  “丁零零……”电话真的响起来了。安子紧张地抓起电话,机械的声音连自己都觉得陌生:“您好,这里是心理帮扶热线,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电话里一片沉寂,就在她准备挂机的时候,话筒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谁也帮不了我,我失恋了,我想自杀!”听声音,此人年纪应该不小了,居然还会失恋,太令人奇怪了。

  像是看到安子的表情似的,话筒里传来声音:“别奇怪,我不老,我才29岁,可我的心已经老了。爱人结婚了,新郎却不是我,10年的相爱居然抵不过10天的邂逅,就因为人家有钱,你告诉我,这世界上还有真情吗?”

  “当然有,只是恰巧你运气不好而已。”安子连忙回答,生怕自己回答晚了,对方就挂机。

  “我知道,是我的运气不够好,可运气好的又有几个?你吗?”

  安子沉默了,嘴张了半天都没说出半个字,因为自己确实运气也不好。

  “你不吭声,说明你也有同感,这个世界太灰暗,不是我们的归宿,来吧,我们一起去那个极乐世界,来吧……”幽幽的嗓音从电话线那端传来,有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魔力,让人惊慌失措。这时,陈焕从隔壁房间走了出来,见安子的神色有异,赶紧一把抢过话筒,可电话里只剩下“嘀嘀嘀”的声音。

  陈焕摇了摇头,再次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把现场留给了安子。

  安子的情绪还没来得及恢复,第二个电话又打了进来。这是一位单亲妈妈打来的电话,嗓音有点儿沙哑。对方称自己离婚后独自抚养儿子,虽然很辛苦,可小时候的儿子非常懂事,做母亲的觉得很欣慰。可就在儿子升入初中后,整个人都变了,不再听话,整天迷恋在网吧,而母亲受儿子影响,一直精神高度紧张,几次丢了工作。更让人伤心的是,母亲为了阻止儿子去网吧甚至当众跪倒在儿子的面前,可儿子依然无动于衷。

  安子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劝慰这位可怜的母亲,女人可以放弃丈夫,却不能放弃儿子。那种想放不能放,想救无力救的尴尬,也成了当今无数母亲的痛。安子感到自己的心里沉甸甸的,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唉,青春期的孩子很多都是这样,都是网络游戏害人,不过你一定要坚持,等到孩子懂事就好了。”可对方已经听不进去了,苍白沙哑的声音带着深深的绝望:“我也想坚持,可我现在连工作都没了,生活都成问题,我好累好累,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听到这位母亲的伤心故事,安子被触动了,她使出浑身解数硬是让那位可怜的母亲放弃了自杀。因为安子答应汇款到她的账号,缓解她目前的困境。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安子已经在陈焕工作室做了一个星期的志愿者。在这个星期里,她看尽了人生的各种失意,听到那些悲情故事,常常是一边接电话一边哭,最后也散尽了自己不多的钱财。可那些痛苦和无奈,还是经常让她噩梦连连,全身乏力。

  每天从办公室出来,心情沮丧的安子都会独自来到大桥上,望着滚滚的江水,非但丝毫感觉不到救人一命的欣喜,反而更加真实地感觉到生活的艰辛。

  这天,当安子又独自伫立在大桥上的时候,一个人影鬼魅一样地突然晃到了她的身后。当她感觉到来人即将回头之际,黑影突然幽幽地开口了:“唉,去吧……他们都在下面等着你呢,去吧……”随着一阵强大的力量,她没怎么挣扎就一个踉跄,没来得及叫一个字,就翻身坠落在江中。

  这时,桥上的黑影褪下风衣帽子,望着脚下滚滚的江水,忍不住露出一丝得意的狞笑,随后点燃一根香烟,还若无其事地俯在桥栏杆观望了好一阵,直到香烟燃尽,才慢慢往回走。走到桥下,他听到一声轻笑,声音很低,却感觉很熟悉。

  他循声望去,桥栏杆旁的一个背影让他有点儿战栗。突然,背影回过头来,不是别人,分明就是刚刚坠江的安子!只见安子长发飘飘,裙角飞扬,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落水的痕迹,真是见鬼了。

  “陈焕,还我命来!还我命来!”不错,先前的黑影就是陈焕,是他亲手把安子推到了江中……

  原来,陈焕是心理医生不假,由于经济萧条,他也处于失业状态,为了生存,他就想出来骗人钱财的鬼把戏。他知道人的心理,特别是濒临绝境的人对身外之物都看得很淡。当发现有人有自杀的迹象时,便鼓动三寸不烂之舌劝说到其工作室。而一旦进了这个所谓的心理干预热线办公室,无异于进了人间地狱,没有一个人可以在这种悲观绝望的氛围中长久存在下去。

  安子明明有备而来,都不可避免地受到了那种悲观情绪的影响,即使陈焕自己都无法做到。为了排解心理压力,每年的几个月,陈焕都会远足旅游,调节心情,顺便构思下一次的计划。最后,他敛财上瘾,对那些还不想自杀的人们也给予自杀的暗示,然后在隔壁通过变声器拨打热线电话,利用人们的同情心获得捐款,然后绵绵不断地输送颓废的信息,最后再让那些无辜的人们自行了断。碰到犹豫不决的,他则直接在背后推上一把。

  由于陈焕跟自杀者先前都互不认识,任你想破脑袋也绝对想不到自杀者会跟陈焕有什么关系。陈焕就是这样疯狂敛财、杀人不见血的。

  面对安子的鬼魂,陈焕顿时魂飞魄散,来不及解释,慌忙择路而逃,最后,终于顺利地逃到了自己的寓所。他刚掏出钥匙,几个警察突然从天而降,看到随后赶来的安子,陈焕什么都明白了,头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耷拉了下来。

  原来,大桥频繁有人自杀早就引起了警方的注意,调查之下发现自杀者生前都不约而同地在同几个账号汇过款,且数额都非常大。自杀者在临死之前把钱财托付给好友并不奇怪,可几个互不相识的自杀者都把钱财汇入同样的账号,就变得很奇怪了。最后警方顺藤摸瓜,发现这几个账号都是陈焕用假身份证登记的。为了获得更有说服力的证据,女警安子担任了这次行动的主角,至于为什么身上没湿,那是因为安子早有准备,在桥栏杆的下面系了绳索,一端早就扣在事先准备好的腰带上。在证据面前,陈焕低下了罪恶的头颅,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