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睡前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侦探故事 > 正文
美丽假期

浪漫邂逅

吴小冬是个手脚勤快笑容甜美的女孩。她在柳馨家做了两年小保姆,深得柳馨的喜爱。渐渐地,吴小冬跟柳馨学会了化妆,学会了优雅地将红酒送到嘴边,恰好到处地微笑。

这天,吴小冬正煲着鸡汤,听到柳馨进门了。她忙迎出去,身上还带着鸡汤浓浓的味道。柳馨笑盈盈地拿出一件格子外套,一条淡红蕾丝边花裙,一件白棉布衬衣,对吴小冬说:“快来试试。我给你买的,看合不合身?”

吴小冬忙摘下围裙,洗净手,将衣服穿在身上。看上去很洋气,像个外国妞儿。吴小冬在镜子前转了两圈,一眼又看到自己鼻子上的几粒小雀斑。哪天一定想办法点了去!柳馨很满意,连声说不错。接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机票说:“海洋度假村五日游。我已经付了全部费用。这是对你的奖励。”

吴小冬惊呆了。接过机票,她感觉自己就像做梦。她怔怔地看着柳馨,柳馨轻笑:“小丫头,痛痛快快地去玩几天。没准儿,还能遇到白马王子呢!”

拉着柳馨送的名牌手提箱,吴小冬被柳馨催促着,钻进了轿车。

第一次坐飞机,吴小冬紧张得要命。好在,只有一个多小时。她一下飞机,就看到了度假村的豪华加长轿车。钻进车里,吴小冬见里面放着饮料、水果、巧克力,还有香烟。司机接了她,并不多话,开车就走。吴小冬大吃一惊,这样的豪华车,只为接她一个人?

进到度假村,吴小冬被安置到三面临水的一间高级客房。她一下子躺倒在大床上,想尖叫。这简直是太美妙了!

半小时后,服务生打来电话,说楼下有酒会,她可以随便吃点东西。如果不想参加,一刻钟后,餐厅有正餐。吴小冬道了谢,兴奋地坐起身。将身上的新衣服展平,她大摇大摆地走出门。现在的她,分明就是个留洋归来的阔小姐,哪儿还有乡下小保姆的影子?

酒会就设在院中的草坪上,是度假村特意为答谢客户举办的。吴小冬端了杯酒,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餐台上,摆着各种各样的食物,吴小冬每样取了点,然后边吃边喝。这样的场景,以前她只在电影里看到过。想不到,今天她竟也走进了这梦幻般的世界。

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穿梭在人群中。他挺拔、俊朗,面带微笑。不经意间,他看到了角落里的吴小冬。似乎是愣了一下,男子朝着吴小冬走过来。

吴小冬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喉咙口,有什么不对吗?那男子的眼神很直接,没有任何的回避。吴小冬的心越跳越急:莫不是,自己取的食物太多了?

男子坐到了吴小冬的对面,上下打量着她。吴小冬局促不安,忙端起酒杯,可喝得太急,呛到了。她的脸涨得通红,觉得自己简直是丢尽了脸。男子却笑了,掏出自已的手帕递过去,她赶紧接过擦去衬衣上的酒渍。她的心仍不能安稳,平生,她第一次遇到用手帕的男人。在乡下,擦汗是用乌黑陈旧的毛巾——父亲,总是把鼻涕抹到墙上。即使是柳馨遇见的男人,也是用纸巾的。没有一个用手帕。

看上去,眼前的男子是如此的洁净。

那天晚上,吴小冬觉得就是鬼使神差。男子叫刘子奇,一眼看到她,便不再顾及旁人,一直和她在一起。

舞曲响起来,刘子奇请她跳舞。吴小冬跟着柳馨学过慢三慢四,虽不熟练,但也能应付。刘子奇的身上有淡淡的烟草味,很好闻。吴小冬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想在这个男人身上靠一靠。这念头让她面红耳赤,更是接连踩了刘子奇几脚。慌乱中,她甩开刘子奇,手足无措,接着逃一般奔回房间。这太疯狂了!

回到房间,倚住门,吴小冬的心怦怦直跳。在床上呆坐了很久,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吴小冬拿起来接听,是刘子奇。他在电话里轻声说:“你的房间可以看到月亮。你看,月亮升起来了……”

美丽假期

那晚,的确有月亮。吴小冬几乎一整晚坐在阳台上。她既兴奋又忐忑,根本无法安睡。从乡下走出来,她一直都梦想着有一天过上和柳馨一样的生活。穿高档的衣服,吃昂贵的西餐,参加各种各样的派对,邂逅干净高贵的男子。但是,那是她不可企及的梦想。最有可能的是,她会找个和自。已同等地位的打工仔结婚,生孩子,身材渐渐发胖,变得唠叨,恶俗,喜欢讨价还价——就像母亲一样。

那是一种可怕的生活。

清早,吴小冬早早起床,将房间收拾整齐。正要下楼吃饭,却听到有人敲门。打开门,是三个推着餐车的服务生。几十道小菜,十多种粥,有荤有素有凉有热。吴小冬十分惊愕,这也是客房服务?服务生笑了,说不是,是经理吩咐的,将早餐每样都送些来给她品尝。

吴小冬抬起头。刘子奇就站在门口,微笑着看她:“不请我进去吗?”

那天早晨,吴小冬才知道,刘子奇是度假村老板的儿子。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是她?她没有出众的容貌,喝酒的优雅也只是学了皮毛,她的身上,更多的还是油盐酱醋的烟火气。可吴小冬不敢问。她安慰自己,就当是做梦吧。这辈子,有几天这样的美梦可以回忆,也已经奢侈至极了。

刘子奇很风趣。不过,也很古怪。他将煎蛋、嫩豆腐、面包片,全部用叉子划出一颗心的形状,然后慢慢地放到吴小冬的盘子里。他说:“你去过法国吗?法国有个古老的传说,吃心形的东西,更容易有爱心。”

吴小冬脸一红,没有说话。

五天的时间,真的太短。刘子奇好像着了魔,始终和吴小冬泡在一起。两人看电影、玩沙滩排球、打游戏、下五子棋,或者,就在河边坐着听音乐。刘子奇喜欢大提琴,吴小冬听不懂。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她只是想慢慢体味这美妙的感觉,懂与不懂,都是次要。

开始,吴小冬还有过不安。她感觉自己欺骗了刘子奇,刘子奇一定认为她是某集团老板的千金。好在,刘子奇什么都没问。吴小冬也就什么都没说。

可是,再过最后一晚,吴小冬就要回去了。那天晚上,刘子奇开车带她兜风,一直跑出很远。吴小冬的手伸出车窗,感觉风从指缝间穿越,心都要飞起来。

跑到河边,吴小冬提议:“我们拍张合影吧!”

刘子奇说:“好啊。很好。”

暗夜里,吴小冬的笑格外灿烂。她的心里,却有几分伤感。梦,明天就要结束了。

坐到河滩上,刘子奇突然发问:“你的衣服很漂亮。在哪儿买的?”

吴小冬沉默片刻,不想欺骗刘子奇,缓缓地说:“是柳馨姐送给我的。”

刘子奇开始抽烟。没有一句话。最后一晚,他一直都在抽烟,似乎在想着什么。

真相大白

回城之后,吴小冬没有对柳馨提一个字。那段记忆,她只想一个人好好收藏。

家里又打来电话,叫吴小冬回去相亲。吴小冬不胜其烦,好酒的父亲一心想让女儿挣一笔合乎心意的彩礼,可眼看着女儿年龄越来越大,自然是要贬值的。所以,他的声音里总是粗暴。吴小冬狠狠地挂断电话,望着头顶的月光发呆。

三天后,柳馨从公司回家,脸色十分地难看。吴小冬诧异,问她怎么了?柳馨只是坐着喝酒,一直不说话。后半夜,有人按门铃。吴小冬去开门,是一个老人。老人的脸看上去坚毅而憔悴。他上下打量着吴小冬,缓缓地问:“柳馨在吗?”

柳馨已经下楼。看到老人,忙迎上去,搀扶他。然后,她叫吴小冬去倒茶。吴小冬心里涌出一阵阵的不安,她隐约觉得,有什

么不寻常的事发生。

捧着茶壶出来,柳馨正在抹眼泪。她让吴小冬坐下,介绍说:“这是刘董事长。他的独生儿子刘子奇需要人照顾。在他的手机里,找到了你的照片。所以,刘董事长想叫你过去。医生说,有亲密的人守在刘子奇身边,或许还有苏醒的希望。”

吴小冬懵懵懂懂,心却是一阵剧痛。刘子奇他怎么了?

似乎没有选择的余地,吴小冬当晚就住进了刘宅。刘子奇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神情倦怠。他看上去就像睡着了。吴小冬为他擦拭着手指,替换衣服,为他按摩。三天前还神采飞扬的刘子奇,现在已经是植物人。

渐渐地,吴小冬打听到刘子奇的一些情况。刘子奇从小就是个乖孩子。一路读最好的学校,然后出国念商务,学成归来继承父亲的公司。他对父母除了顺从还是顺从。惟一的反叛是在两年前,他要和一个一无所有的法国女孩结婚。她远在巴黎,母亲是酒鬼,父亲是疯子,她贫困潦倒,早早出来做工。父母自然不同意儿子带回这样一个儿媳。有差不多半年,他们分文未寄,几乎和他断绝关系。半年后,刘子奇终于屈服。他离开女孩,回了国。并且,就在下个月,他将和熟识的一个面容姣好的富家女孩结婚。

可是,从度假村回来后,刘子奇就像失了魂一般,终日郁郁寡欢。那天,订了婚纱,刘子奇把女孩送回家,开车回去路上,因为精神恍惚,出了车祸……

吴小冬觉得茫然而又心痛。为什么?他为什么会那么温柔地对她?

午后,去刘子奇的书房翻找他喜欢的书。医生说,要尽可能地刺激他的神经。读书也是一种方式。一本《茶花女》中,掉出一张小照。照片中的女孩眼神清澈,笑容灿烂。鼻尖,微微有几粒雀斑。仔细看,那轮廓竟与吴小冬有几分相似。

照片背面写着:刘子奇与伊莲娜。

吴小冬盯着照片,眼睛渐渐模糊。

照顾了刘子奇一年,奇迹并没有发生。一个春天的午后,他安详地走了。

葬礼之后,柳馨来接吴小冬。司机开着车,她一直握着吴小冬的手。走到中途,她突然说:“小冬,对不起。”

吴小冬诧异地看着她。柳馨缓缓地说:“在法国,我见过伊莲娜。我去见客户,刘子奇的父亲拜托我去看一下他儿子。他穷困潦倒,和伊莲娜住在一起。我不想让刘家和朱家联姻,那对我的集团生意将是很重的打击。一直以来,朱家都是我的大客户。所以,我买了伊莲娜当年穿的裙子,上衣……我只想,只想让刘子奇好好考虑自己的婚姻。”

吴小冬呆住了。

“我不知道刘子奇的反应如此剧烈,都是我害了他……”柳馨说着,双手捧住脸,泣不成声。

轿车行驶在黑暗中,吴小冬的手紧紧攥着身上的裙子,心一阵撕裂般的疼痛。泪水,渐渐淌了下来。恍惚中,她似乎看到刘子奇掏出手帕,缓缓地递过来,递过来……

0
0
 
广告
广告